算盘

// November 13th, 2009 // Life

算盘

前段时间和人聊起算术,那人说我算得贼快,我就说这都是因为我小学活生生花了5年时光去练速算。说起来我现在算东西,比外国人自然有余,但其实真并不算多快了。小时候我们小学搞的特色课外活动是“三算”,就是所谓“珠算,笔算,心算”。那时候还真是花了很多时间在上面,好像每天早晨都要平白的早去一个小时练三算,下了学也需要练。那时候我们会用银行训练用的一厚本传票练迅速加法,用大张的充满一行行十位数的帐表练一目十行。后来上了初中,我坚持到初三都尽量不用计算器,因为不想把苦苦练出来的速算本领荒废掉,但伴随着三角函数的强力介入,我不得不开始用计算器,于是啊,那速算本领就咻咻的退化了。那些曾经记得烂熟的速算口诀除了142857外已经忘得精光,但有一样东西在我脑子里永久住了下来,那就是算盘。

那时的算盘我也不记得自己打的好不好了,就记得练习项目之一就是会打出凤凰展翅,节日图之类的东西,就是打一堆数字最后得到各种形状,不过现在也忘了。查了一下,凤凰展翅就是从77158950625开始,见几加几,最后就得到像展翅凤凰的1234543210000,当时我们会比赛速度看谁最先打完。我到后来主要练心算,我都一直觉得我打算盘时好像不是用算盘算的,而其实是用心算的,然后把答案打在算盘上而已。当然这种说法并不对,因为我在心算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的就是一把算盘,任何数字在我脑子里都自动转变成算盘上的算珠,算大数字的时候我的双手会习惯性的摆出拨算珠的动作帮助我记住那些数字。现在如果你说1,那我脑子里就是一颗算珠,你说6,那就是一上一下两颗算珠,而计算的时候我也全按珠算来进行,这种迅速的映射完全不受我自己的控制。那天想起这件事,让我突然很好奇数字在别人脑中是以什么形象出现的。是阿拉伯数字,还是其他的什么符号?

当然这也让我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脑中其实存在很多很强大的思维定式,这些定式会影响我们很多想法,但我们常常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就只是觉得这是很自然的我们自己的想法。而事实上,这些思维定式是后天形成的,可以是受教育的结果,也可以是受其他各种外在因素长期作用的结果,但一旦形成,就会变成我们思维的一部分,而所谓的自由意志都是基于这些其实并不自由的后天形成的思维定式上。这些定式因为深入大脑,所以不容易察觉,而且也不容易改变。就像我脑中的数字都以算珠的形式出现,这显然是我小学5年三算的结果,但我多数时候就会很自然无意识的接受这种映射,如果我想使数字不自动转变成算珠,那我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勉强做到,但我也同时丧失了计算能力。换句话说,我被算盘洗脑了。外国热情的民主人士喜欢说我们中国人民在政治思想上被洗脑,其实也是类似的意思,虽然他们被效率极低且冤错案不断的民主思想洗脑也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宗教信仰也是另一种强大的思维定式和洗脑。只是算盘这件事让我意识到,这种洗脑可以在数字逻辑这样非常底层和基础的层面就开始,而这些东西作为我们思考的根基,很大程度上会深深影响我们今后思想的走向。人类对自己思维的操控力其实并不那么强,各种“潜意识”和“不假思索”其实就是各种既定的思维定式夺了权,即便我们在用心用力思考的时候,却还是会依赖最基本的常识和逻辑,而这些底层思维定式是怎么形成的,我们恐怕早就记不清了,而且关键是很难把这些东西从各种思想中分离开来,也就很难去对这些东西做什么改变。交流和所谓开放的胸襟并非就可以解决一切,有时候还是要意识到自己的哪些洗脑是无可救药的,也就该安心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回到算盘,小学时的我,几乎每天都会背着算盘上学,我妈那时候还做了各式的算盘套。不过现在很难找到那时我们用的那种算盘的照片,就在flikr上找了文章开头那张凑数。这算盘不仅在我脑子里安了家,还在我脸上留了印记,我左眉上的疤就是小学时抱着算盘和另一个同学在拐角狠命相撞留下的,他是在眉心留下了疤,我们俩的头应该没有撕裂对方的能力,我觉得这算盘恐怕才是当时真正的凶器。以后我家里,应该搞一个大算盘做装饰,呵呵。

25 Comments »

林宥嘉 – 说谎

// November 8th, 2009 // Music & Show

头两遍听这首歌的时候不怎么专心,没注意到底在唱什么。后来某一天中午出去买饭,耳机里放着这首歌,就从头到尾顺着歌词好好听了一遍,然后就发现,这首歌还真是让人唏嘘和悲伤啊,即使我没有什么感同身受却也忍不住感到难过,极为适合遇到难忘的老情人却还要强颜欢笑和嘴硬的人们聆听自虐。

林宥嘉 – 说谎

说谎
词:施人诚
曲:李双飞

是有过几个不错对象 说起来并不寂寞孤单
可能我浪荡 让人家不安 才会 结果都阵亡

我没有什么阴影魔障 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我又不脆弱 何况那算什么伤
反正爱情不就都这样

我没有说谎 我何必说谎
你懂我的 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
我哪有说谎 请别以为你有多难忘
笑是真的不是我逞强

我好久没来这间餐厅 没想到已经换了装潢
角落那窗口 闻得到玫瑰花香
被你一说是有些印象

我没有说谎 我何必说谎
你知道的 我缺点之一就是很健忘
我哪有说谎 是很感谢今晚的相伴
但我竟然有些不习惯

我没有说谎 我何必说谎
爱一个人 没爱到难道就会怎么样
别说我说谎 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
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我没有说谎 是爱情说谎
它带你来 骗我说 渴望的有可能有希望
我没有说谎 祝你做个幸福的新娘
我的心事请你就遗忘

4 Comments »

假色

// October 19th, 2009 // Life

灿烂

这个秋天过去的格外迅速,天气说凉就凉,叶子说红就红然后说落就落了。红叶时一切景色都格外的鲜艳,蓝天草坪红叶,大蓝大绿大红。叶子一落,色彩也马上随之暗淡一级。不过照片总是可以后制的,真实的还原固然有它的魅力和意义,但灿烂无比到显然不真的假色也有它自己的价值,生活也是如此吧,所谓真实本来也就从来只是相对而言。上周四系里的 Public Lecture 讲 Frank Oppenheimer,说他坚信我们不应该被这个所谓真实的世界束缚住,用他的话说,”It’s NOT the real world. It’s a world we made up”。当然这样的说法肯定会引发关于到底什么才是真实这样的提问,来做讲座的那个奶奶的回答我觉得很不错,她引了另一个我忘了是谁的人说的话,说如果我认为一件事物是真实的,说明它赢得了我对它足够的尊重 (a certain measure of respect)。

红裤子 红红的裤子

不过这样用尊重来定义真实的说法也并不严谨,它假设我们都足够理智和自制并且懂得什么叫尊重。很多时候我们觉得一件事是真实的,恐怕只是因为我们太专注在这件事上,给了一个借口和后路,而选择性的忽略了其它的真实。具体示意图见上面的俩图,如果把太多专注放在招摇的红裤子上,其它的稍显暗淡的色彩大概就直接灰掉去了-_-。好吧,我承认我是想招摇一下红裤子的,居然被我成功和深刻哲理扯到一起了,哈哈哈哈。回到严肃主题,我想说的是,这红叶的来和去再配着小寒风告诉还在各种焦虑和虚度中兜圈圈的我,时光在飞逝,这个圈圈不能老是这么兜,还得尽快找个出口换个圈圈去兜,对自己的生活要有足够的尊重,才能让它鲜活起来。

18 Comments »

Holloways – Jukebox Sunshine

// October 14th, 2009 // Music & Show

I just want to have a good time, wooohooooo woooooo

Holloways – Jukebox Sunshine

Wooohoooo woooooo

They say money talks
But it never answers me, no
Here’s my calls
Never a penny spared to
Buy all my thoughts
All the reaching reasons
That I never bought
Just like the seasons
Can’t be caught

So I say

Drop the coin for a jukebox sunshine
Set the past on fire wooohooooo woooooo

We had a dream,
You woke up screaming
And you fled the scene
Yeah you were leaving for your
That’s just a dream
I guess you don’t believe in dreams not like me
And I won’t let you chase my dreams away

So I say

Drop the coin for a jukebox sunshine
Set the past on fire wooohooooo woooooo

You’ve got there’s space and time
You’ve got a call in the after laugh
Come on shake your wings like a butterfly
You’ve got the money for the parking fine
I know I don’t. Won’t you give me a loan?
Won’t you leave me alone?
Coz I just want to have a good time
Throw the past into the night
So I say to you

Wooohooo wooooo

Drop the coin for a jukebox sunshine
Set the past on fire wooohooooo woooooo

No Comment »

国庆耶!

// October 1st, 2009 // Life

Red!

眼瞅着国内国庆60周年大张旗鼓热热闹闹,我在这边就只能望洋兴叹。在照片里搜寻想找到一张红一点的来喜庆一下,翻到这张黑暗中红光闪闪的激光照,我就好比右下角那个孤零零的小方块翘首遥望远处更大一片红哪。然后突然在想,如果一个人历尽千辛万苦才出生成功,又经历无数风波险阻,在各种里外明争暗斗下顽强成长,到60岁的时候终于备受全世界瞩目,让那些服气或不服气,祝福或诅咒的旁人都得抬头望两眼,这段人生怎么也够出好几本书拍几部电影有一大群崇拜者然后各处巡回讲座了吧。

进入10月,我还真得对自己更认真严肃一点哪。同时也让国庆的喜气带来面试的大雨一个接一个的砸在我身上然后跃起变身一砣一砣的凹佛吧!

17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