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啊青春

// June 19th, 2009 // Life

盐块,可可这转眼啊,又一个生日了。话说下午耳机里正好听到二手玫瑰在大唱“青春啊青春 你三吹六哨 读时间如药”,不过很迅速就愤怒的唱到“陪你吃 陪你睡 陪你 我呸你个人类”了-_-|||。青春啊,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准备过,咳咳。但昨晚饭正好和zp两口子出去吃龙虾,axb同学非常好的给了俺 crab cake 吃,哈,也算蛋糕吧。之后我们还去一家小店吃了一大砣冰淇淋。回家发现之前集点换来的 gift card 到了,就正好在 Dean & Deluca 上把蓄谋已久的喜马拉雅大盐块买了,我买了圆的,为了把卡花光就再配上了一盒可可粉,正好当作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哈,等盐块到了就能在上面烤肉了,期待期待。此时的国内哪,几位有前途的同学在姐姐的带领下正在帮我远程过生日,帮我远程吃我吃不到的奶酪蛋糕,多谢姐姐,女儿,小甜甜,呆dd,小ring,以及通过倆电话隔空喊话的白太苗。虽然我不能物理现身,但通过电话也体会了一把十分想念的聚会群拗啊。妈妈还在我正午过后出生时刻准准的打来电话,带来她和爸爸的祝福,特别好!不过这剩下的生日时光我还是没有啥么计划,这些我觉得已经很足够了,耶耶。

10 Comments »

The imaginary Qun

// June 17th, 2009 // Life

才说失语,结果就TA调整,本来夏天不用助教的我就活生生的又要当助教了,而且还是事儿最多需要特别费口舌带实验的入门级物理课,这下可不会失语了。昨下午代课老师说要和倆TA开个会讨论讨论,还发信列了会议大纲-_-,此老师是每隔几年就来临时代代课,所以我并没有正式见过面。看这么早就要开会的架势来看,让人担心的事发生了,此老师似乎是个很认真的人儿,那就意味着偷懒的机会也没了,虽然我需要说我其实是个非常认真负责传道解惑的好TA。不过,随后另一个TA的回信让我觉得,咦,说不定这老师也还是有点幽默感的哈。因为此TA的回信是群回,对于老师提的会议大纲一一回复,例如这一条:“Ideas about which labs work, which don’t and what to do about it.” 此位有前途同学的回复是:“I propose a lab where students jump out the window and measure how long it takes to reach h = 0.” 哈哈哈。显然他们俩打过交道,知道老师吃这套,此老师也配合的回复说 good idea @_@。这位同学说起来还是有点意思的,他妹是个唱蓝调的歌手,出过专辑还小有名气咧,至少已经有wikipeida的专页了,咳咳。此君也是很有音乐细胞,傍晚去楼梯间就可以听到他在练黑管还是啥的,而且还在我们小镇的几家小饭馆弹弹钢琴啥的。当然,说回TA,我其实还想说一下老师会议提纲的第一条,也是此篇日志标题的来由,邮件对话如下。Y是老师,D是另位TA,Q是我。

Y: 1. I want to meet Qun.

D: Qun doesn’t exist, he’s an imaginary grad student created to draw more funding.

Q: The imaginary Qun may or may not be able to materialize and attend the meeting this afternoon…

Y: No problem. I just multiplied him by -i. They make up the lost funding by what they don’t pay me.

忘记虚数概念的同学请掩面逃走。当然这个很可怕无聊的对话并没有就此终止,更晕眩的在后面。我和老师Y见面后他就接着跟我说,我刚才还一直在想,既然我把你乘了i,你就变成了iQun,我们可以把你卖给苹果,就可以赚大钱了!@#$!@%#$!这就是此篇文章的爆点-_-b。

2 Comments »

脑子散漫的结果

// June 15th, 2009 // Life

今天上午去给车做年检,因为前两年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小问题又折腾又破财,所以这次直接就决定去我比较信得过且相对宽松的那件修车铺去做,而且还能顺便再查一下 ac compressor 好确定需要买什么零件之后去换,就是可惜有点远。结果一切顺利很快就搞定了,我就高高兴兴的开去学校,还想,今天到学校算早的,开始健康生活新一周!到了学校停车场,要下车了才发现,我居然把包忘在修车铺了-_-。这修车铺离学校单程就有半个小时之遥啊!可我也没办法,只好又去跑了个来回,真是失败!你说这脑子散漫是不是一件费时费力且很危险的事?

2 Comments »

毕业礼09

// June 14th, 2009 // Life

Commencement 2009

学校的毕业礼我之前一次都没去过,今年已经是我来这里之后的第五个毕业礼了,如果什么都正常的话俺说不定应该就在这次毕业,不过,咳咳,这年头都流行5+到6年。这次毕业的多是我上一级的,还有两个我们级的,于是认识的人比较多,所以才决定去。当然,更根本的一个原因是,我要趁机去给我毕了业的前室友送check-_-。另外还有一个我稍微想去捧场的理由,这次学校本科成绩终极大奖 valedictorian 的两人之一,是一个才19岁的中国女孩儿,他们那级来的时候算是我接待,所以都认识。这 valedictorian 哪就是全校最后总成绩最高的人,这次的倆同学均是完美的4.0,还有三个3.99的得到了 salutatorian,总之都很彪悍。valedictorian 可以在毕业礼上发言,据传这是ivy里第一次有中国人搞定这个荣誉,所以俺也就心存好奇的想去听听她会说些什么。先发言的那位男同学语气自信镇定,内容空无一物,绝对的空无一物。俺们中国女孩儿的发言内容就有水准的多,她历史数学双学位,发言主题是“好奇心”,说这孩子都有本能的好奇心,但成人想拥有有认知之后的好奇心却并不容易,而且有的话也得用心呵护培养,然后哲学啊数学啊,提到费曼在被问到是如何解决那些难题时候给出的答案 “think really hard, then write down the solution.” 最后她说,她不知道 dartmouth 是否可以让没了好奇心的人重新恢复,但是个呵护培养好奇心的好地方。基本上稍微拐弯抹角的说出一个真理,很多东西是需要天分的,你要本身弱的话就不要怪学校没有把你培养好,哈哈哈。当然,她还提到了一句中国的 censorship,说那些监控网络啊言论啊什么的其实都不重要也不会管用,事实上,人们只会去了解他们想了解好奇了解的东西,如果没了这种好奇的冲动,即便把东西都推在面前也不会去看的。说起来哪,她讲的内容还是不错的 (讲稿链接),就是可惜她的语气不够激昂,而且显然对于美国大众来说,太深奥鸟。漫长的毕业礼后,就是寻找各位毕业的同学,拍拍照,然后也就结束了。当然对于毕业礼这种场合,总会让人难免有所感慨,我倒不是很感慨没有今年毕业,反正就是今年底明年初呗,不过总是有点其他的好让我感慨吧。另外一个发现是,中国人好像都比较害羞,台上颁发学位念到名字台下都没什么声响,不像其他人的亲朋好友狂用力的大呼小叫,明年我毕业你们谁要去捧场的话,切记可以大叫几声的,哈哈。

7 Comments »

失语

// June 12th, 2009 // Life

今晚老王主席毕业要走请大家火锅,几十口子就这样聚在了一起。说起来我是很久没参加这么多人的聚会了吧,很多新人都不认识了,认识的人也很多挺久没见了。实验室每日也就我一人,独自宅久了,加上我本来就是个矛盾的不善社交的shy型,就更不适应这么大型的聚众了。最近懒到一个夸张,作息又不健康,深具抑郁潜质的我突然又见到这么多鲜活的面孔,肯定突然就被惊恐了,于是就很莫名的没有精神气儿,不知道掩饰的好不好,哈哟。其实这几天都觉得很失语,大概是因为最近整体说话都比较少了,嘴部肌肉和舌头就开始不够听使唤了,大脑也不够敏锐,而且比较主要的是,最近似乎失去明确目标,混啊混啊混啊混。嗯,下周彻底恢复正常作息看来刻不容缓,再说老板也快回来了。又失语了。就这样吧,自己做杯奶茶去。顺便说一下更新版的奶茶配方,开水熬红茶叶子,茶包不行,然后加一点蜂蜜,加奶,再加一点 heavy cream,就行啦。

6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