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平淡

// April 5th, 2005 // Life

过去的一天似乎平淡,除了大概26小时前曾认错时间早打了电话-_-。现在在正牌的时间里再祝一次生日快乐!

昨晚睡的非常糟糕,发现现在的脑袋接近疯狂,躺在床上半睡眠状态下会有五花八门无法控制的诡异想法,可以没有意识的瞎编很多记不住的情节,很多想法似乎远超过我的生活累积,昨晚我都甚至想是否人的脑子是相互连通的,我的那道门被撞开了,晕。上午两门课,下午journal club,本来傍晚还有一个“Vocal Master Class with Bobby McFerrin”,后来也懒,没去,晚上折腾了一会儿税表。算算,昨晚最多也就睡了4个小时,看来睡前脑子不能有任何过强的思维活动,比如吵架,或者看书。那天睡前心血来潮要看看课上听到的pure state和mixed state的意义,发现了一种以前没注意过的视角,很是兴奋,于是当天也是花了很久才睡着。以前看中医说是因为想事太多,那时确实是,可是现在似乎没那么想事了,但也许是不可逆的了。

又这么晚了。

1 Comment »

回声

// April 3rd, 2005 // Life

回声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一份礼物,让人有不孤独的理由。
任性时需要的回声其实很简单。不需要语言,字句,只是等待一种态度。
本人发疯完毕。

20 Comments »

The Sea Inside [4.5/5]

// April 3rd, 2005 // Movie

早就听过这部片子,也见识了它在各大电影奖项包括金球和奥斯卡上的战无不胜,终于在今天看了这片子。因为听不懂西班牙语,而且字幕不是十分完整准确,影响了一点整体感觉,但仍然让我感受到这部片子的力量。在片子刚刚开始,一些都很和谐平和的时候,突然一句“为什么要死?”瞬间把人拽进那种无助低沉的情绪。看片子的整个过程都让人感到闷闷的。人会想维护各种权利和自由,行走的权利,思考的权利,照顾别人的权利,死的权利。但所有权利又是和其他人的权利交叉着的,这种交叉混淆了权利和义务,似乎也不可能理清。很多时候,所谓自由只是一种语言游戏,一种精神层面的慰藉,一种生或死的借口。其实这片子的一个优点就在于它给了你很多思考的素材,但并不真的试图向你兜售某种理念,它似乎表明了一种立场,又似乎没有。


The Sea Inside (2004)
4.5/5

No Comment »

One hour less

// April 3rd, 2005 // Life

昨晚物理系的中国学生聚会。我带了青岛啤酒和拿手的小火炖牛肉,嘿嘿。他们还做了羊肉串,就着啤酒仿佛回到了北大西门!聊天发现这边的研究生似乎确实最近发展比较快,whatever,反正我是一定坚持不走学术路,当faculty真的狠辛苦,没有热情做的会很痛苦。聊天中又再次听到我最近耳闻多次的涨钱传闻,一般来说每年奖学金都会适应物价涨个3%之类的,不过这次据说9月开始会涨超过10%,钱多总不是坏事^_^。聊完天,走了几个人,我们剩下的开始打3副牌的升级,最后战到7:7平就回来了。电脑显示居然凌晨5点半了,我还想我们有玩那么久吗,对了下自己的表反应过来今天改成夏令时,平白无故少了一个小时:(

3 Comments »

Mustache & Flower

// April 1st, 2005 // Life

前几天就发现好几个男生莫名蓄起了小胡子,到今天中午看到有人在办公室拿炭笔在画假胡子,问了下才知道,是这边物理系从去年4月1日留传过来的规矩:为了迎接愚人节,这一天男生蓄mustache,女生头上插花穿裙子。正好今天周五,下午有系里的colloquium,到场一看,好多男生都蓄了小胡子,女生都戴着花穿裙子,然后有人拿着相机照相,呵呵,为了配合,既然没事先蓄,我也画了假胡子-_-。发现新学期刚开始的一个星期活动很多,因为课刚开始,作业一般都从第二周才开始。像今天6:30-7:30pm,我们graduate住宿区在一家pizza店有免费pizza,7:30pm开始物理系有 “get to know the other physicists” party,然后9:30移师系里一个同学家里继续”get to know whoever shows up” party。我是参加了那个free pizza,然后准备去系里的party出现一下再跑去看8:00pm的Twelfth Night。失败的是我没找到系里开party的地方-_-,只好放弃show up的计划直接去看演出。看完后10:30pm的样子,想想,那个同学几乎周周开party,而且美国人party实在太无聊,决定那个party也不去了,虽�就在隔壁building。。。反正明晚还有物理系中国学生的聚会,hoho。

4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