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Winter Carnival 2007

// February 8th, 2007 // 10 Comments » // Life

Winter Carnival 2007

今年的冬天比较够劲儿,常有零下20摄氏多度的日子,也常常下雪,所以今年Dartmouth的 Winter Carnival 不会遇到去年暖冬而且无雪的尴尬境地了。今年的雪雕我现在也不确定到底是个啥,我照这张相时两个人路过都问我,你知道这是啥嘛。我其实觉得它最像忍者神龟。不过今年的主题是 Dartmouth Down the Rabbit Hole[1],所以这个东西应该是个兔子-_-。我还是觉得我见过的三年的雪雕,还是第一年的雪海盗船最酷,开幕时船上的大炮鸣放,然后还能爬上船去溜达。anyway,这些 winter carnival 的活动还是更针对本科生们,期中考试刚过,今晚开幕明天就放假,然后各种活动尤其是彻夜的无数party,咳咳,年轻岁月啊。

  1. 主题灵感来自于爱丽丝梦游仙境 Alice in Wonderland

为什么难

// February 6th, 2007 // 34 Comments » // Academic, Life

啊啊啊啊,为什么物理这么难学啊!

Solid State Physics这两天常偶尔panic一下,觉得自己搞不定phd了啊。我咋就觉得学啥忘啥,而且始终有无数东西要学捏?这两天要看 solid state 的东西,查了阎守胜的那本书,里面还夹着我大四时上课复习写的两页简略,除了那些名字其余基本完全忘记,咳咳,我对不起守胜哥啊,那学期不好好学习,期中是拼凑论文所以还骗到守胜哥的夸奖,期末考试就招架乏力了。现在不光是这advanced,连初级的我都记不住鸟。

咳咳,到底是物理这么难学,还是我这么笨,这么懒啊!我越来越发现不管学什么东西,入门初中级我都飞快所以知道的东西乍一看很多,到了中高级就疲软了所以读phd就要panic了。fc曾经说俺这叫横向思维强,多么积极向上的好听的总结啊,当然他接着又说,适合当八卦娱记。。。咳,横向思维强肯定有用处,但我总觉得至少得有一个纵向吧。否则,phd难以拿下啊。而且以后不管我是继续物理还是转行,总是需要有拿的出手的术业的。最近一直在了解某个行当,发现要学这个要学那个还要精通那个,咳咳,真是麻烦。但最关键的是,下学期就要过proposal了,panic啊panic!

当TA

// January 25th, 2007 // 13 Comments » // Life

小学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当老师。长大后,我不再想当老师了,不是因为我对这个职业的崇敬有了变化,而是我不足够相信自己有能力传道授业解惑。我十分惧怕在讲台上回答不了学生的提问,或者更糟,教错了什么东西。现在当了研究生,更体会到一个好导师的重要性。虽然我还是挺惧怕当老师也仍然不准备以后当老师,但为了学位和糊口,我成了TA。虽然只是个助教,但带实验带习题课批作业开 office hour,总还是有点老师的感觉,尤其带实验课。虽然多数课的内容都很初级,北大给我的教育足够我应对,但我还是很紧张,生怕教错了什么,尤其初级课程,更是怕让学生理解不对基本概念造成更久的坏影响。如果真的讲错了什么,我会内疚很久。我自认为,我还是一个很负责的TA的。不过同时,由于我想让他们能从实验中学到正确和足够的知识,我常常会忍不住给了过多的指导,虽然我不断提醒自己对学生的问题不应该直接给出解答而应该用问题回答问题启发他们自己寻求答案,可是这样需要技巧,而且需要学生配合,毕竟不是每个学生都是因为热爱科学才来上课的。而有时我忍住不过多干预,学生走了弯路,但最后并不总结教训,反而觉得这弯路甚至错路也不赖,我有时在最后检查学生实验结果时会善意的提醒他们是否还有更优的结果,但基本上做完实验的他们只想着尽快离开,只有少数的学生愿意好好总结。好学生也有好学生的自负,常常我过去提醒什么东西,他们就会直接 oh ok,然后给你一个你说什么都行 i don’t care 的表情。咳,不过想我本科的时候,甚至到现在,对待助教甚至教授,也会偶尔不敬,如果我觉得他们不够酷的话。所以我也知道要想让学生服,自己还是要足够酷。有时我酷的成功,有时大概就没魅惑到他们-_-。当TA有时也是挺辛苦的,像这周的两晚实验,都从晚上7点折腾到10点半多,TA虽然就是在不大的实验室晃荡来晃荡去,两晚下来还是免不了身心俱疲,何况还有实验报告要批。不过其实,我还是挺喜欢当TA的,教别人是学习的最佳办法,能把一个道理和不同状态的学生讲明白,自己对它的理解也肯定是要上一个台阶,而且当TA很是锻炼英语口语。再另外,我们学校的TA挂了个好听的名号叫 Teaching Fellowship,所以算fellowship,比当RA少交不少税,哈哈。而且和各色学生打交道也挺有趣,这周的实验有一个学生在校报干活,做到中间就拿起相机给其他学生拍照说可以拿去当封面,刚顺便看了一下,还真上了今天的校报头版。哈,但殊不知我这个邪恶助教站在他身后偷拍他拍照,hoho。

差一点就血的教训了

// January 16th, 2007 // 25 Comments » // Life

撞裂的bumper

昨天下午,本人在高速上经历了一个小车祸,差一点就血的教训了-_-。话说这窗外的天气不动声息的变化着,我都没反应过来已经半雪半雨大概小冰雹了,而且关键的是,地面已经很光滑了。小车祸发生前,我正相当遵从限速的以65mph的速度在靠右的慢行道行驶,临近一个并不急的拐弯,前面的车大减速,我不想在可能很滑的路上踩刹车,于是就转到了靠左的超车道上,当然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上了超车道我就感觉不太对,没什么车在这道上开,冰雪都没化,我心中默骂一句“tmd怪不得都减速还不超车”,然后我的车就开始失控了。在车向左边的护栏滑去时,我奋力的把车向右拐回慢车道,但车仍然没回复正常又向左打转,再度往右控制失败,和右边护栏擦肩而过后终于彻底失控,逆时针旋转180多度到快车道,然后车右屁股撞到左护栏,弹了一下准备再撞时我踩了刹车,轻轻的又撞了一下终于停了。略清醒后的我已经在快车道上成逆行状,赶快来个大U turn,继续赶路。幸运的就是我没有蹭到我前面的车,而我后面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车,否则那可就惨了,即使我旋转时没造成连环车祸,我想转身上路恐怕也得被人侧撞。咳咳,还好后来查车,唯一受伤的就是车右后的bumper和一点车灯,而且没被警察叔叔发现,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更多的影响。难得我整个过程中异常清醒,没有狂乱踩刹车或者乱拐。可悲的是,在车飞速旋转时,我脑中闪过的不是我的人身安全,而是,“tmd车保险要涨了”。。。

T136

// January 15th, 2007 // 14 Comments » // Life

T136
世事无常,shit happens
不信教的我,也会偶尔祈祷,但向谁祈祷,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