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Spring Term Begins

// March 29th, 2005 // 1 Comment » // Life

今天是新学期头一天。昨天才知道这学期我要当的助教从P4(给那些不准备读理科家伙修的普物)变成了P44(给那些修物理的家伙修的中级课程四大力学之一的理力),职责也从带实验的TA变成了grader。虽然上学期就是P4希望这学期有点变化,可是我还是想当TA啊,可以极有效的锻炼口语,而且我发现我真是一个负责的好TA啊,特别害怕误人子弟。。。而且这种中级课程还是挺麻烦的,虽然我相信那些学生搞不定我,但是美国学生有些思路很有创意,也并不好对付。而且这帮ivy league的学生们一个一个对分数看重的同样要死,作业分数不满意,一定会死缠烂打:( 不管了,反正都是锻炼。

这学期我准备修的两门课教材都狠贵,还都不是从国内带来的。准备明天先去买了那本《Quantum Computation and Quantum Information》,打了一些折也要56.7刀,网上便宜的也要50多,就直接在学校书店买吧。美国的教材真是贵的杀人。另一本《Statistical Mechanics》实在太贵了,要接近100刀,网上便宜的都是那种所谓国际版,我见过,质量很差的。。。而且这本书口碑并不好,不太值得收藏的样子。明天上了那门课再说吧。

Love all, trust a few, do wrong to none

// March 27th, 2005 // 1 Comment » // Life

title是在一个网站看到的Shakespeare的一句话。基本上”trust”这个词总是比较容易吸引我的注意。黄磊曾有一首歌用了刘畅园的诗《云烟》:

切莫走近/让它是云烟/切莫走近/让它是云烟/
到我的梦里来/到你的梦里去/
爱过的人/爱过我的人/让它永远是云烟/永远是梦幻/
永远永远是梦幻⋯⋯

那时我还把“切莫走近”四个字装模作样的当作文曲星的开机题词,会出现在calendar的右下角,查了一下,现在带来的文曲星我还用着这四个字-_-。也许是我的性格让我有“切莫走近”的一面,相应的,我觉得对于两个生活交集有限的人来说,相互trust并维持这种信任要容易很多。而对于朝夕相处的两个人,trust就要复杂很多。在很单纯时,会本能的信任一个人,即使见识过周遭的欺骗;在被骗被惊醒后,在痛苦,挣扎,反复,消化后,可以重新建立信任,这时的信任包含了理性和宽容。虽然后一种信任失去了那种纯粹,但这种信任肯定更持久。不过可能的话,一直生活在前一种童话信任里也是一种幸福。

提到那首歌,想起那张专辑《等等等等》,曾经有人送我正版的双CD,一个让我怀念的故事,呵呵。除了这张我还收到过两次CD礼物,一次是好友maple托人从国外寄过来的Travis的〈The Invisible Band〉,那时我非常喜欢其中的”Sing”,但始终没找到整张专辑,同时还送了一张他帮我寻到的〈Cafe Del Mar Vol.6〉,也是因为喜欢其中的一首歌”Adios Ayer”而想找到整张专辑,那时还让我自以为喜欢Cafe Del Mar全套,到舍友帮我找到网上的全集才发现我似乎只喜欢那第6张-_-;另一次是姐姐托人从国外专门找的Art Garfunkel的〈Breakaway〉,也是因为我超喜欢其中的一首歌”Rag Doll”,姐姐先是帮我找到了我一直没找到的歌词,后来还给了我整张专辑的惊喜^^。很明显,我是会因为一首歌就莫名喜欢上一个乐队或歌手的人,呵呵。

Hot Pot Party归来

// March 27th, 2005 // 3 Comments » // Life

哈哈,吃到火锅了!要好好赞一下做准备的几位,都好专业啊!现在开始后悔当时应该再多吃一点,还剩了不少。还喝了不少vodka和juice mixer配成的酒,呵呵。然后分成两拨,分别打麻将和打PS2。看着他们从1番到88番的麻将bible我就头大,一般来说一项游戏技术含量高到一定程度我就要躲了。。。回到家里,就是现在凌晨3点多的样子,其实我还想要玩到天亮哪-_-

刚才又试了北大未名bbs,telnet可以匿名登陆了,希望不要真的将这一丝光亮也灭掉。不过用不了多久,应该就不会有校外人登陆了,毕竟不能发言,没有站内信件,完全没法进行交流。不管了,就静心的看这出闹剧吧。

I won’t say goodbye

// March 26th, 2005 // 7 Comments » // Life

虽然自从两会后,北大未名BBS就禁止ip校外ip登陆,但还是可以用guest身份进去浏览,在telnet下还可以在我的个人文集留言(谢天谢地当时我不知道怎么禁止guest在文集留言)。然后发现其他学校的BBS也几乎全都改为所谓“校内信息交流的平台”,还有学生为水木清华集会示威。当时一塌糊涂被最先突然关闭其实就算预警吧。但我主要在未名活动,那时都没有太切身的感觉。前几天虽然气愤,但因为还是能在文集留言,总还给我一些希望。今天凌晨睡觉前还上去留了言,姐姐还在上面安慰说起码未名还能匿名浏览,水木清华都禁止浏览了。谁知道刚才试图telnet连接,显示connected后就被host关闭,几次都是这样,网页也上不去了。我知道这不是BBS整体瘫痪,因为其中一次telnet连接侥幸进入了欢迎页面,显示登陆600多人,而web匿名是“0”!

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我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么迂腐不可理喻的事情还会发生。两会刚开始时和一个同学电话说起未名禁止校外登陆,我还装模作样的表示虽然气愤,但我还能理解用意,还说在现在情形下中国这样的“民主”有其好处,权衡下就这样也还好。可是什么事也不能过分吧。我说不出辩驳的话了,因为这一切实在太愚蠢了。

算了,那天看完Hotel Rwanda,第二天听了原型来做的演讲,然后回来和卢旺达邻国的坦桑尼亚室友聊起那个惨剧以及后续。那天的讨论,一是让我再一次知道电影总是难免有感情色彩,有偏见,有一些错误的暗示;还让我第一次体会到政治的有趣,所有不合常理的事情都可能在政治上发生。所以,算了,政治不过是一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