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没找到可以上未名的穿梭,今晚还突然想起,应该什么时候上未名一下,至少把文集打包存一下,结果回到家居然在 facebook 上的北大group里看到了能用的穿梭,小诡异。存下文集,看看信,搜搜别处写的还存在着的文章,未名好像也不是很远前的事,有一个看了电影听了音乐或有任何其他感想就可以抒发分享的地方。因为要回一封信,看到签名档,我那时并不常换签名档,总共也就有三个,都算来自听的音乐。第一个来自吴若权在他专辑《漂浮咖啡馆》里“雨天的日记”的独白,他最后慢慢的吐出“想 起 你”,悄无声息的被击中了什么;第二个是Sophie Zelmani 的一首歌 Goodbye 的歌词,那时很喜欢这首歌,喜欢一种混乱的不舍;第三个是 Death Cab For Cuite 的歌 Death Of An Interior Decorator 的歌词,里面反复唱着那一句,软软的,曲调很好听。那时我晚上赶论文或是搞申请材料,听着歌都还会上pop写上篇基本上没人re的文章,现在搜搜,居然还都在。

偶尔看看以前的东西挺好的,过去的快乐和低沉,都会让人更珍惜现在的幸福。

  • 人的一生,如果不品尝一次绝望的滋味,就无法看清自己到底真正放不下的是什么,也不知道,真正令自己快乐的是什么

    读到这段话,我,突然,想,起,你。

  • How do you say goodbye?
    How do you get free?
    I tried to say goodbye
    but you’re still here with me

  • Can you tell me why you have been so 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