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a lot NOT!

// April 13th, 2010 // Life

今天下午把车停在系楼后,虽然那里主要是给教授们停的,但基本上下午3点半过后校警就不会管不给停车罚单了。晚上开着车,突然发现雨刷下压着什么东西,我心里想,靠,是新校警上任么,怎么我4点停车都要开罚单了。然后接着想反正就要走人了,不如不交算了,结果就马上想到前室友的惨痛经历,不交清罚款不给毕业证,可不像巴马那样罚款可以欠到想要当总统的时候再交清。越想越郁闷,就赶紧找了个地方停下来,看看这罚单到底多少钱。没想到,那不是一张罚单,而是一张餐巾纸!具体如下图,真是瀑布汗哪-_-。俺是真没记得我有离旁边车多近啊,咳咳,没想到教授们也这么俏皮咧,还NOT咧!

Napkin Note

15 Comments »

// April 6th, 2010 // Music & Show

张国荣 – 我

曲:张国荣 词:林夕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做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豁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得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豁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得赤裸裸

7 Comments »

酸菜

// March 29th, 2010 // Food, Life

酸菜如果你问我最爱吃的是什么,虽然我是个极为好吃食兴广泛的人,但俺的答案就绝对一直是酸菜。并不是说在味道上酸菜就无人能敌,而是在情感上,酸菜就是我的最爱,再严苛一点说,姥姥做的酸菜是我的最爱。最爱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能论证出的,而就是自己死心塌地的偏执。从小我就喜欢吃酸菜,而且是小时候唯一会去加饭的菜。冬天的一个大缸,大白菜放进去加水拿石头压着,默默等待白菜变酸。说起来酸菜做法很简单,但是就一直特别难吃到正宗东北酸菜,往往都是加了醋啥的,很偶尔在一些东北饭店才能吃到做得好的,出了国当然就更不用想了。前两周去中国超市,没想到居然在角落里被我看到真空包装的酸菜,那叫一个兴奋啊!上周就迫不及待的用羊肉片炖了炖,虽然没有家里的好吃,但已经很让我激动了。这周又买了排骨,于是今晚就做了排骨炖酸菜,真是吃得我泪流满面啊啊啊!

32 Comments »

做好迎接父亲母亲大人的准备

// March 24th, 2010 // Life, Travel

夏威夷大概也就是一周多前,突然觉得父母大人来美国的旅行计划中可以来个游轮,主要因为上次加勒比游轮之旅给我印象非常之好,虽然话说这么美好的旅行的游记也被我懒懒的拖流产了,咳咳。Anyways,这次我没有签证,而且因为申请工作签证所以身份敏感,所以任何出美国境的游轮都得避免。本来我想怎么也得有几趟美国境内的游轮行程吧,结果找啊找啊找啊,最后发现,居然只有唯一的一艘船一趟行程!这都是因为美国法律规定,如果船不是”U.S. Flagged”,那么就不能把游客从一个美国港口直接运送到另一个港口,结果就是这些”Foreign-Flagged”的游轮在行程中必须有一站属于外国的岛。这个”U.S. Flagged”要求又甚为苛刻,最后结果就是近50年以来只有唯一唯一的一搜”U.S. Flagged”的游轮──2005开航的 NCL 的 Pride of America,而这艘游轮就游荡在夏威夷航线,于是我就只好把父母大人的游轮之行定在夏威夷啦:)。经过几天琢磨,因为只有一个时间比较符合我们的行程安排,还得考虑一下机票是否可行,然后再踌躇一下定什么房间,不过这次就只有一艘船一个行程好选,上次游轮行也让我基本功课都做过了,所以今天,我就手一抖,把这个7日夏威夷游轮给定啦。我之前一直认为,研究生这点奖学金就没必要攒了,生活舒服一点更重要,工作以后再考虑攒钱的事。不过这次行程安排让我觉得,钱还是得存一点哈,爸妈难得来一次美国,我不能光自己出去耍,最大的血本还是应该花在他们身上的。钱虽然是那浮云,但心意不是哪。还好实习赚到点额外钱财,不然就逞不了英雄了,哈哈。

7 Comments »

不安定

// March 23rd, 2010 // Life

周六跑去那个半小不大的城市找我下一处栖息地。想要找一个能住得稍微舒服一点,离公司近一点,离饭店们也不远的地方。看了几家地方都好贵啊好贵,不过现在还没定下来,希望未来一天能彻底定下来,贵就贵吧。我其实一直觉得我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要搬到这个地方,总觉得有那么点不安定的情绪。看其中一家公寓的时候,租房mm很热心的给我介绍这里的饭店街在哪里,专放独立电影的小影院在哪里,还在阳台上指给我看,稍微让我对这个地方有了点感觉。傍晚在那条饭店街逛荡,发现确实还颇有几家似乎不错的饭店,做为吃货的我心情突然就晴朗了很多。晚饭那家小店,不便宜,但做得东西还挺有趣,而且味道很好,原来芥末味的土豆泥这么好吃哈,饭后的咖啡做得也不错。然后我就又开始算,如果每晚我都要这么吃的话,我能负担起么?长久以来,我都一直把能赚到每顿饭想吃就吃什么作为我的奋斗目标,每次都觉得任务艰巨。尤其慢慢开始接触到所谓高尚饮食与酒,每次算出的数目更是稳步上升。但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吃就是我人生的重大理想哪!吃完这顿很满意的饭后,我心中不安定的情绪已经好了许多,有饭店有影院,嗯,生活又能差到哪里去!

另外,爸妈也顺利拿到了签证,噢耶,要开始安排他们的旅游行程了。而且我老板也终于就快要回归了,论文得赶紧组装了,咳咳,写论文真是很痛苦啊啊。

14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