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是可爱的

// May 8th, 2010 // Academic, Life

周四晚上终于把论文交给了所有委员会里的教授,算我老板总共五个。论文在老板的严格督促下,还算不太难看,写过 paper 以及被迫写过短小 report 真是让攒论文容易了不少。全部算下来,加上附在后面的几篇 paper 贡献的50页,交给教授们的这一版活生生的有270页,哈哈。

金属线装订论文给几个教授发信告诉他们论文已经放在他们邮箱里了,其中一个回信了两个字,“very cute”。下午再见到我的时候,又说了一遍很可爱,哈哈。原因哪其实就是在我打出厚厚的论文后,不知道要怎么装订一下再给他们。在页边打了仨眼之后,发现系里没有可以穿三个眼的 binder,我也没有那种文件夹,何况也觉得太过了一点。于是就到实验室,找出来金属线,自己给绑了起来,好像还不错。在信里俺就写道,没找到 elegant 的方式装订,就用金属线绑了,这线来自我实验室,也使得论文更加完整吧。希望这可爱的论文,让他们在我下周五的答辩上都不忍心问太难的问题,咳咳。其实我觉得最可怕的除了老板娘外就还是老板,昨天还有意无意的说,答辩也会问基本物理问题唷。我就和他说,好像,也就你会问吧。。。反正还有不到一周啦!

34 Comments »

难过

// April 19th, 2010 // Life

今天一直在等老板的出现,不知道他又会怎么批我那还很不流畅的论文。周六晚上他还给我电话,说周五给他的论文新版他改过了,放在我桌子上了,我得抓紧接着改。结果一直等到下午才等到了他一个电话,告诉我他和老板娘在一小时外的一家医院,昨天出了车祸,希望我能过去接他们一下。我问没事吧,他还说没事,我又再问他才说,老板娘肋骨骨折,我眼睛受伤了。但因为他口气还是很轻松,我都不确定有多严重。和老板娘的博士后一起赶到医院后,老板娘脸苍白苍白的,说我不能拥抱,疼。而老板戴着保护墨镜,我还想开他两句玩笑,结果走过来和我们拥抱的时候,我发现他几乎就要大哭了。我有点失措,赶紧把他们迎上车。我真的没想到这场车祸这么严重。老板和老板娘周日出游,回程的时候下高速到一家超市买点东西,买完后上路,之后的事情他们就都没有记忆了,到医院抢救才醒过来。一个酒后驾车的醉汉从驾驶座方向狠狠的侧撞过去,车整个被撞报废了,警察说他们命很大,因为这种侧撞是极为危险的。老板娘肋骨有三处骨折,老板脑震荡,角膜擦伤满眼血红。最可气的事,肇事司机之前就因为酒后驾车出事被抓过两次了,但为什么还被放在路上害人??医院也很冷血,才一晚上就说出院吧,还说你们租个车开回家吧!他们到底有没有人性啊,昨天才出这么大车祸,今天就让人家自己开车回家?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都是极为要强的人,老板都还一直故作轻松。老板娘说,本来周日一天特别好,她过得特别开心,老板说,是啊,她在公园还高兴的跳起舞哪。。。反正就是特别难过,等我走了,老板身边连个学生都没有了。很难过。

9 Comments »

Thanks a lot NOT!

// April 13th, 2010 // Life

今天下午把车停在系楼后,虽然那里主要是给教授们停的,但基本上下午3点半过后校警就不会管不给停车罚单了。晚上开着车,突然发现雨刷下压着什么东西,我心里想,靠,是新校警上任么,怎么我4点停车都要开罚单了。然后接着想反正就要走人了,不如不交算了,结果就马上想到前室友的惨痛经历,不交清罚款不给毕业证,可不像巴马那样罚款可以欠到想要当总统的时候再交清。越想越郁闷,就赶紧找了个地方停下来,看看这罚单到底多少钱。没想到,那不是一张罚单,而是一张餐巾纸!具体如下图,真是瀑布汗哪-_-。俺是真没记得我有离旁边车多近啊,咳咳,没想到教授们也这么俏皮咧,还NOT咧!

Napkin Note

15 Comments »

// April 6th, 2010 // Music & Show

张国荣 – 我

曲:张国荣 词:林夕

I am what I am
我永远都爱这样的我

快乐是 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
最荣幸是 谁都是做物者的光荣
不用闪躲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 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豁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得赤裸裸

多么高兴 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
对世界说 什么是光明和磊落

我就是我 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天空海豁 要做最坚强的泡沫
我喜欢我 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孤独的沙漠里 一样盛放得赤裸裸

7 Comments »

酸菜

// March 29th, 2010 // Food, Life

酸菜如果你问我最爱吃的是什么,虽然我是个极为好吃食兴广泛的人,但俺的答案就绝对一直是酸菜。并不是说在味道上酸菜就无人能敌,而是在情感上,酸菜就是我的最爱,再严苛一点说,姥姥做的酸菜是我的最爱。最爱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能论证出的,而就是自己死心塌地的偏执。从小我就喜欢吃酸菜,而且是小时候唯一会去加饭的菜。冬天的一个大缸,大白菜放进去加水拿石头压着,默默等待白菜变酸。说起来酸菜做法很简单,但是就一直特别难吃到正宗东北酸菜,往往都是加了醋啥的,很偶尔在一些东北饭店才能吃到做得好的,出了国当然就更不用想了。前两周去中国超市,没想到居然在角落里被我看到真空包装的酸菜,那叫一个兴奋啊!上周就迫不及待的用羊肉片炖了炖,虽然没有家里的好吃,但已经很让我激动了。这周又买了排骨,于是今晚就做了排骨炖酸菜,真是吃得我泪流满面啊啊啊!

3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