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fflinks

// September 23rd, 2010 // Life, Randomness

Cufflinks

收到 cufflinks,算是我的第一对。当然我其实觉得 french cuff 的衬衣有些过度冠冕堂皇,但就还是有两件,这样比较低调的 cufflinks 正正好。中间的十字据说是珍珠珍珠贝母哪。

3 Comments »

Of Montreal – Our Riotous Defects

// September 2nd, 2010 // Music & Show

买了9月18号 Of Montreal 在扭腰演出的票,满心欢喜啊满心期待。新专辑虽然乍听下来觉得还好,但向来喜欢玩弄歌词的他们,加上灵怪又catchy的旋律,越听也是越好玩咧,还可以学习些生僻词汇-_-。尤其听到像 Our Riotous Defects 这样欠揍装疯装幼稚但又很恶毒的小歌,又怎能不满足的笑一下呢。其实曲调还是很不错的哪,这歌里面献了声的 Janelle Monáe 好像也是个有点趣味的新人,演出会做暖场。

Of Montreal – Our Riotous Defects

…继续阅读全文 » » »

2 Comments »

有压力,就话唠

// August 18th, 2010 // Life

耳机夹

上班两个月,今天算是第一次比较揪心的感到压力。其实也就是当亏不亏钱和你有了点干系的时候,当然我还是小打杂的,也不会砸到我头上,但就还是感到了切实的压力,不到如坐针毡但心里就很有点忐忑。而且小老板周五开始休一周假,我就要先坐他的位置单飞一下了,还是相当相当有点紧张的。按照小老板的说法,他很希望自己的子女不做金融这行,他觉得太虚,实在没干什么实事。我其实也这么觉得,当然我认为金融是有作用的,只不过未必值这么多钱。今晚和小老板以及他俩房客喝了个小酒,席间说起各自梦想,他说他想回南美的祖国去帮助上不起学的小孩子,因为他个人的经历让他觉得教育很重要,另两个人分别想救助没钱看病的人和帮助有成长疑惑的高中生,我嘛,就是以前说过的,想制作不深刻但轻松的节目娱乐大众,毕竟人生最重要的不就是乐呵一下,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深刻,也不需要去评判别人或者自己,能享受到快乐的时候何必一定要自我折磨?即便就只是看愚蠢的娱乐节目。各自说完和相互评论后,小老板总结道,似乎我们每个人看其他人的梦想都会觉得,其实并不是梦,绝对是可行的,可以去试一下,但对于自己的梦想就会先放在哪里,假装它遥不可及,当然个人的生活甘苦自知,重要的是不容易就放开一切去追逐所谓的梦想,何况一个终极的借口就是,追到了不喜欢怎么办?说起来,我真正意义上的梦想其实很简单,只是想能坦然的生活,坦然面对生活各种起伏,坦然面对自己。我其实还是个挺乐观的人,过往的生活我很少有遗憾,因为我总是能找到这一路上我的收获。当然我也需要承认,我偶尔也会感到极度的绝望和无助,感觉真的说不通也躲不过,也许再乐观的人生也需要一个痛苦作为平衡吧。最后,既然我是在语无伦次的话唠,那题头随机放张姐姐送的绕耳机绳的狗狗和掉到跑步机上磨烂的ipod的照片,也不需要啥特别理由吧。

11 Comments »

有情人

// August 15th, 2010 // Life

周六去参加了高中同学的婚礼。高中时,前两年的年轻偏幼稚的班主任搞了俩班长,一个叫做教务班长,一个叫做政教班长,分别就是我和他,好像当时我也就搞不太清这俩班长职能的具体差别在哪里。我们俩在各自出国前见过一面,转眼都六年没见过面了。婚礼办得很好,场地很漂亮,新娘子也漂亮干练的不得了。吃饭时我对他说,你一会儿得讲点东西,目标就是把在座的女生都煽哭。然后他简单的几句话就真的做到了,外加也煽倒了几个男同学。一段恋爱总是不容易的,种种艰难困苦如果去理智的思考,真得不清楚为何能坚持下来,但最终的结果就让人觉得一切都值得。我很喜欢这样不太大不太闹的婚礼,让两个有情人可以认真的和我们分享他们的幸福。其实,我们每个人也都是希望能分享自己的快乐吧,嗯。另外,虽然我并不信教,但在婚礼上听到的这段圣经里爱的定义我觉得还挺好,毕竟作为留传千年的文学作品,圣经的文字还是经得起推敲的,而且中文翻译也很佳。当然,我并不觉得爱是可以有一个确切的定义的,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说不明白的东西吧。最后再次祝贺有情人终成眷属!:)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 不作不合宜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 不因不义而欢乐,却与真理同欢乐;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爱是永不败落。

Wedding

25 Comments »

La Cage Aux Folles

// August 8th, 2010 // Life, Music &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