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usic & Show

我收到过的CD礼物

// July 22nd, 2005 // 9 Comments » // Music & Show

早晨起来懒懒的,走在路上看表才发现马上就要赶不上公车了,于是狂奔起来。在这个时候耳机里居然响起的是燕姿的“奔”!(好吧我承认没那么巧,是我自己在出门前选了这张专辑,但毕竟这首歌响起的很应景,hoho)其实之前我并不是很喜欢这首歌,但今早在路上飞奔着,耳边她唱着“开始吧狂奔的起跑线,视觉像电影剪辑着从前”,我脑中又闪过这个念头——纪录一下我所收到过的CD礼物。不算很无厘头吧-_-。我收到的CD礼物数目很有限,前几天回家看到其中一些,想起一些那时的心情,就动了纪录一下的念头,有时有些记忆写下来大概就释然了,所谓“记忆是人生的电池”,hoho。

第一张:黄磊-等等等等

huangleiwait.jpg这应该是我收到的第一份CD礼物,送我礼物的人就代号为JT吧。想想,我的生活看来挺早就很戏剧化了,或者也许其实每个人的生活都很戏剧化。和JT认识是因为好友feng,而“等等等等”则是因为一次K歌。那是我到北京后的第一次K歌,在一个不知名很简陋的地方,唱完后电视还会无厘头的打个分数,那次我唱了黄磊的等等等等,而那个鬼系统居然很给面子的打出了100分。那时学校周边还有各种小酒吧,我和feng还有mn常跑去各酒吧“学习”,我是觉得那俩人是真能看进去书,我就在那边伪装。一次是我,JT,feng三个人到西门外的一家酒吧,我和feng坐在一边各自看书,JT坐在另一边。一个星期后JT给了我这份礼物:等等等等的正版CD,以及些其他。那时这个没开始的故事已经结束了。我对JT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而这种好印象一直延续了下来,而且我也第一次得到了一些小信心。那时JT还发给我过一首歌,陈升的风筝,当时我还颇为不以为意,直到后来生活再一次的戏剧化才让我反应过来,那首歌似乎还真是适合我。“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得太远”。说回等等等等,这首歌后来倒成了我的主打歌,安静的唱着边城的小故事。

第二张:Travis – The Invisible Band

第三张:Cafe Del Mar vol.6 & ?

travis_invisibleband.jpg这两张都是好友feng送的,作为某一年我的生日礼物,在东门外那个两层的重庆火锅,4个人一起吃饭。。。和feng是高中物理竞赛在南京认识的,当时我们几个人住同一屋,在南京时就陪他出去买过CD。南京算是我的伤心之地,那次竞赛是我自信心第一次严重被打击-_-,不过还好交了个好朋友。高三时的生日我就收到过他的一份音乐礼物,他把他喜欢的歌录在一盘磁带上,还有他自己的解说,狠好的礼物。想想他的每次生日我都没送过礼物,而且从来他生日我们都相隔很远。和他是那种4个月不联系,再联系还是熟的不行可以无话不说那种很舒服的朋友。说回CD,喜欢这两张都是仅仅因为各自的一首歌,travis的sing和cafe del mar老大Jose Padilla的Adios Ayer。feng知道我喜欢这两张,在一个地方掏到一张d的cafe del mar双张,我一直以为是vol.6,后来发现应该是vol.6加了些杂的其他vol的。但travis当时在国内很难找到,他正好认识travis所在唱片公司的一个人,虽然那个人在德国。最终我还是拿到了这张从德国寄过来的专辑,还让我第一次发现原来sony cd机的线控可以显示某些cd的歌名的-_-。而因为cafe del mar,因为adios ayer,我又认识了一个朋友kanta,又因为他的推荐我才听到非常喜欢的一首歌:Art Garfunkel的Rag Doll。

第四张:Art Garfunkel – Breakaway

Art_Garfunkel_breakaway.jpg这是姐姐送给我的礼物,而这张专辑收录了上面提到的那首歌Rag Doll。和姐姐提过很喜欢这首歌,但当时却一直找不到歌词,一段时间后姐姐厉害的找到了歌词,但我没想到之后还有惊喜。那是毕业前的某一个夏夜,剧组的一伙人在讲堂前吃西瓜,姐姐要从万柳过来,我说太晚了,一个人不要过来了,但姐姐还是过来了,然后生着我这个白眼狼弟弟的气,其实我有时确实白眼:(。但还是塞过来一个袋子,里面就是这张1975年的Breakaway,是她托国外的好友在唱片店找到店里的最后一张。内疚的我还在努力保持平静哪,呵呵。然后骑着自行车驮姐姐回万柳,凌晨的北京街道原来还是安静的,站在万柳楼下困困的聊天,然后一个人骑回来。我到现在仍然非常喜欢Rag Doll,和之前不同的是,听的时候会想起姐姐^_^。

She walks in the field that’s just across the way

And picks all the flowers that brighten up a day.

And the blue velvet cape that she wore around her neck,

And the red in her cheeks gave a Rag Doll effect.

The wind in the trees sings a sad, sad, sad song,

I lie in my bed listenin’ all night long.

A wind in the trees sing a song just for me,

And bring back the Rag Doll to me.

Oh, how I long to have her back here by my side.

The happiness of yesterday, it damn near cost my pride.

There ain’t nothin’ worse than losin’ when you’ve everything to gain.

I’ve just got to get that woman back or nothing will be the same.

The wind in the trees sings a sad, sad, sad, sad song,

I lie in my bed listenin’ all night long.

A wind in the trees sing a song just for me,

And bring back the Rag Doll to me.

And bring back the Rag Doll to me.

第五张:林一峰——林一峰的床头歌

chetlam.jpg还是姐姐的礼物。林一峰的音乐我是在完全不了解这个人的情况下开始喜欢的,那种调调是比较对我口味的。他还是我宿舍某男的恋爱歌曲”遇见“的作者,嘿嘿。这是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是有收藏价值的吧,呵呵,CD里的那张纸片怎么看都像是一张张手写的,感觉很好。很羡慕这样无拘无束快乐而坚毅的做自己喜欢事情的人,真正作音乐的人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借音乐痛快的抒发自己的情感,真好。这次回去姐姐还送了林一峰的演唱会,舞台剧以及电影给我,好好。

第六张:孙燕姿——Stefanie

stefanie.jpg出国后姐姐从国内寄来的礼物,还是预购版哪。回到这篇帖子的开始,呵呵,所以那歌会让我想起这些回忆。其实我不算孙燕姿的大歌迷,但我也喜欢她。而她和其他女歌手的不同也是因为姐姐,还记得散伙饭时我醉醺醺的坐在椅子上接到姐姐从燕姿演唱会上打来的电话,听hey jude。。。很有趣吧,很多记忆其实都是相互纠缠着的,就连这几张CD都诡异的相互联系着,而一段回忆都会揪出一堆故事,一堆我想记住的故事。写了这些东西,不知道算不算bt的自爆?呵呵,不算吧,纪录下来,给别人看,给自己品味。写东西也有这个好处,小心的隐蔽却又在肆意的释放情感。

Native Voices: R. Carlos Nakai, cedar flute; Keola Beamer, slack key guitar

// May 6th, 2005 // 4 Comments » // Music & Show

nativevoice.jpg小胖来访,白天在校园里逛荡了一下,晚上就和他去看hopkins center的演出:Native Voices: R. Carlos Nakai, cedar flute; Keola Beamer, slack key guitar。据小胖说,他在yale常常附庸风雅的去听concert。。。所以我也就让他在dartmouth也来一把。今天的表演应该说是不错的,但是两个多小时还真是让人有些疲劳。

1. 声音的联想。很多声音很容易在脑子里对应一个场景。今天一开始的slack key guitar,加上歌者的声音,直接就是感觉在hawaii小岛的上空飞翔。再听到他笛子的声音,我不可抑制的想到中国的竹林。。。但后来那个人的cedar flute,让我想到的却是河,先是那种苗族水乡,后是亚马逊的探险。我听这种音乐向来没什么领悟力,没听到困时也就能胡乱联想一下。

2. 严宝瑜。当R. Carlos Nakai弹起一首美美的吉他曲,旁边的老奶奶略略低下了头,然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让我突然微笑起来,想起大一时严宝瑜的19世纪欧洲浪漫主义音乐。那时第一个学期上通选课,看到“浪漫主义”就高高兴兴的选了它,何况还能附庸风雅。但毕竟我不是一个能够真正安静下来单纯听音乐的人,尤其那样连续3个小时听古典,所以有时会在音乐里昏睡过去。。。宿舍6个人5人选了这门课,还轮着录老严给的带子,最后论文前抢着听,我选了分析门德尔松的《赫布里底》(“芬加尔岩洞”),因为那时在课上听这首曲子,我闭上眼,但并不瞌睡,而是随意放开自己的思路乱想,非常舒服。课程结束,我们宿舍成长出来两个古典音乐爱好者,而我,就继续走烂俗偶尔高雅一下的路子了。

3. Philosophy of food。今天的每一首曲子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或赞颂一座山,或讲一段古老传说。而有一首很对我路子,嘿嘿。R. Carlos Nakai说hawaii的饮食哲学是不太一样的,一般人是we eat when we are hungry,而他们是we eat until we are tired,接着就是一首歌,他的老婆在旁边跳有趣的舞。真想顿顿吃美食吃到吃不动啊!

4. 乐器。今晚两个主乐器都不是很有趣,就是有些特殊的吉他和笛子。但一些辅助乐器很有趣,先是他老婆拿出一个球状,连着一根长长的绳子,举过头顶拿着绳子甩,然后就发出很虚幻的“呜~~”的声音;然后是一个葫芦状的,可以拿着用手拍,还可以拿着撞地。。。;还有一个发出很像快板声音的乐器,一个模拟蚊子声音的非常细的小管子,两个长长的同样可以拿手拍或撞地的乐器。这其中那个葫芦让我最有感觉,它的声音一响起,很快就让我感到压抑,难过。

我晕,我都不知道为啥自己写了上面那些乱七八糟没头没脑的东西,应该是小胖影响,他现在的逻辑能力不是一般的差-_-。
Native Voices Study Guide

Audioscrobbler

// April 13th, 2005 // 2 Comments » // Music & Show

Audioscrobbler是一个纪录所听过音乐的东东,提供针对不同播放软件的插件,听歌的同时通过网络提交,然后会建立你的收听纪录,并以此自动生成你的network,就是和你品位相近的其他用户。我用了两个多月,虽然偶尔网站因为流量大而down掉,但基本没事,最好的是通过iTunes的插件,还能更新用ipod听的歌,不错。国内教育网可能就麻烦一点,得代理。我的纪录页面

截至4月12日我的artist top20:
01 Belle and Sebastian 90 
02 Eels 84 
03 陶喆 64 
04 陳綺貞 60 
05 戴佩妮 50 
06 Kings of Convenience 44 
07 Mariah Carey 40 
08 L’Altra 38 
09 麦田守望者 37 
09 Luna 37 
11 The Perishers 36 
12 光良 35 
13 Ida 32 
13 Kaiser Chiefs 32 
13 The Lucksmiths 32 
16 The Libertines 30 
17 Lowgold 29 
18 The Mountain Goats 28 
18 林俊傑 28 
20 Of Montreal 27 

我的样本还不足,不足够说明问题,波动很大,像陈绮贞和戴佩妮都是靠一张专辑就空降前5,呵呵。但已经能显出我非主流+烂俗的矛盾混乱状态^^。

《爱疯了》戴佩妮,做好准备随时崩溃

// April 11th, 2005 // 11 Comments » // Music & Show

“做好准备随时崩溃”,很喜欢这句对戴佩妮《爱疯了》的评价,常有突然发狂的冲动,也曾经突然摆出痛哭的表情干嚎。出了国对华语音乐的兴趣大涨,最近听的几张华语专辑,最喜欢的就是这张《爱疯了》。其实一段时间以前听到爱疯了这首歌印象非常一般,但这张专辑整体是很不错的,我大概已经短时间听了4遍还是5遍了。慢慢发现歌词很有意思。戴佩妮也是那种自己写歌的才女,而且野心不大,静静的写自己的简单情绪,听这样的歌会觉得似乎和歌手很熟,不象有些歌手,噱头不少,但实在比较一般,而且没有感觉。(王力宏,说的就是你!他的《心中的日月》我是始终没听出感觉来。。。)

你的领带绑太紧了 步伐乱了还不承认你根本不能负荷
你的谎言说太多了 鼻子长了还连自己看镜子都不能认得
频道有太多选择 故事有太多聚散离合
开心有太多假的 瞳孔有太多颜色

你的赞美太多余了 对象错了又何必勉强试着谀媚配合
你的尾巴太明显了 它出卖了你被当作笑话你竟然不晓得
游戏有太多规则 爱恨有太多难分难舍
肠胃有太多坏的 脾气有太多阻塞

Hey dear friend 欢迎来我的Wonderland
只有音乐 没有欺骗
丢掉那些烦恼 喝掉那些吃不消的讨厌
this is my Wonderland my only Wonderland

from 游乐园

这首歌最初吸引我的就是“Hey dear friend 欢迎来我的Wonderland”的旋律,很喜欢,很喜欢。后来发现原来歌词也是这么有趣。

But why 你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
我没有三只眼睛二张嘴巴半个脑袋
你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 我只是样子有点拽

from It’s Alright

这首歌自然是那句“我只是样子有点拽”,一次听到这首歌时正意气风发的走在路上,不由的微笑,哈。

(男声)十月十三日 我在L.A 你在哪里

from 之间

简单的一句“你在哪里”,这是我几乎每天都会说的话,但当只听到缓缓的问句,会颤。

失恋算什么 我曾失恋过 失恋过的我 还不是这样的过
寂寞算什么 谁没寂寞过 寂寞过的我 要自己好好的过

from 好好的过

这歌词和最近也很喜欢的陈绮贞的Cheer精选里的一首《慢歌》呼应,后者里唱着“寂寞谁不会有 冲动谁不会有…回忆谁不会有 犯错谁不会有”,喜欢那种“谁没有过,谁不会有”有点赖皮的态度。

Shakespeare’s Twelfth Night

// April 1st, 2005 // 4 Comments » // Music & Show

晚上去看了”Aquila Theatre Company”演出的莎士比亚的Twelfth Night。之前有在学校的网站下了Study Guide看了一下,知道了大致情节和人物。不过今晚观看的结果就是绝大多数都没听懂-_-。不光是因为演员憋成英国口音,台词充斥thee, thou, thy这样的古英语,以及Shakespeare自己造的词,比如hobnob意为to defeat,label意为no,lapse意为to compel, to convince;更重要的是莎同学写的台词环环紧扣,很多笑料都是一些词句绕来绕去,听得懂文字也理解不全意思。有一段我看着台上的演员,就感觉他们在说外星语言,还好有些场景有不少肢体语言,当然大致意思还是能够听懂,否则就痛苦死了。引用study guide里给的几句台词:

SIR TOBY BELCH: Shall I bid him go?
FESTE: What an if you do?
SIR TOBY BELCH: Shall I bid him go, and spare not?
FESTE: O no, no, no, no, you dare not.
SIR TOBY BELCH: Out o’tune, sir: ye lie. Art any more than a steward? Dost thou think, because thou art virtuous, there shall be no more cakes and ale?
FESTE: Yes, by Saint Anne, and ginger shall be hot i’ the mouth too.
SIR TOBY BELCH: Thou’rt i’ the right. Go, sir, rub your chain with crumbs. A stoup of wine, Maria!

彻底晕倒,看我都看不懂。。。不过基本还是决定除了电影,以后也要多利用这种performance的机会,这毕竟是上大学的一大好处。

twelfth night.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