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ocaine for the Soul

// May 24th, 2009 // Music & Show

周五晚上开车调广播,突然就听到这首 novocaine for the soul,被小惊讶了一下,广播上还是很难听到 Eels 的歌的说。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应该是大四,戴着耳机坐在宿舍床上,歌的一开头就把我震撼了,在粗糙坚硬的前几句的映衬下,那句“novocaine for the soul”响起时让人感到一种特别温暖的拥抱感,和这句歌词的意思还真是应合啊。所以那段时间这首歌就是我的最爱。时隔这么久又听到这首歌,这也叫缘分,哈。回来又好好听了一下,开头的感觉依旧啊。贴上来怀旧一下,开头部分我最喜欢,戴着耳机听最容易听出来感觉。

Eels – Novocaine for the Soul

Novocaine for the Soul

Life is hard and so am I
you better give me something
so I don’t die
Novocaine for the soul
before I sputter out
before I sputter out

Life is white and I am black
Jesus and his lawyer
are coming back
Oh my darling will you be here
before I sputter out
before I sputter out
before I sputter out

Guess who’s living here
with the great undead
this paint by numbers life is fucking with my head
once again

Life is good and I feel great
’cause mother says I was
a great mistake

Novocaine for the soul
you better give me something
to fill the hole
before I sputter out

6 Comments »

纽约33小时

// May 21st, 2009 // Life

纽约夜

话说一段日子前一个猎头莫名的找到我,然后我就申了个工作,再然后就电话面试了一下,再然后就被邀请到纽约总部面试,于是周日我就紧张的奔向纽约,再匆匆的返回,总共停留时间刚好33小时。这家公司向来的口碑就是所谓只要天才,招人极为苛刻,知道这公司的朋友们甚至包括猎头在内都告诉我,放轻松,就当长经验值。我是肯定不天才的,没有太大期望值,就当公费旅游会友。当然,我需要承认,我心中是期待那个所谓五百分之一的概率发生一下,这样我就能高兴的来讲述一个工作找上门来的美好故事了,哈哈。这个小概率事件最终当然没有发生,面了仨人共仨小时我就被送客了,包括其中一个本科同校同系高八级师兄的无情审问,然后两天后正式被告知没戏。遗憾和不爽肯定是有那么一点的,但并不严重,毕竟本来也没开始找工作算是突然送上门,而且对于这家公司来说,叫俺去onsite一下就已经算是小小暗爽一下了,哈。停留时间虽然短暂,但也是会到几个朋友。华尔街小胖很有前途的请我去一个很符合我喜好的地方午饭,想起本科时川办就是他带我去吃的,他在吃上还是很有些眼光的。而且整下午我还不遗余力的猛挖他八卦,在会另一个朋友晚饭前终于成功挖出重点八卦们,不错不错。周一面试完,时间还早,还好有美女sera同学配我逛逛街,喝巧克力,顺便在街头还遇到影星之类。而且,由于公司买单,面试那天早饭叫了客房服务,午饭吃了意大利,晚饭又尝了日本,食物十分让人满意。恍恍惚惚,33小时咻的就过去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只是觉得这事,还是值得记录一下哈。

25 Comments »

动手能力

// May 5th, 2009 // Life

修车匠前几天才刚说过我这辆小车从入手以来就小修大修不断,结果这两天它就又坏了。大概也就一周左右前,启动车的话就会听见很诡异的声音,就好像有鬼在轻声嘘。上周有点忙而且主要是要搬家,所以就想周四搬完家就去修。结果,周四搬家到快结束时,俺的小车就彻底罢工了!引擎启动后面板会显示警告,然后方向盘基本扳不动,查了说明书指示说去查查 drive belt,然后俺就去查了,然后就发现那条带子就那么大方方的断掉了!于是我就非常绝望,咳。第二天上午叫了AAA的拖车,补了点钱拖到那家遥远的不愁预约的小店,鼓弄鼓弄就给换了条皮带,然后说恐怕是 AC Compressor 不行了,零件就要800刀,再加三小时人工,听得我那叫一个心惊啊。他说不知道这条带子能坚持多久,你周末考虑考虑吧!开了车到了学校,上网查了查发现似乎网上有便宜不少的零件好买,还在计划定了零件下周去换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晚上启动车子的时候,带子又断掉了,而且这次更暴力一点还伴随着一声小巨响!于是我就更绝望了!首先我得再叫拖车,而这次距离更远出钱会更多,其次如果我还要等零件的话我就只能每天奔走15分钟去赶一小时一班且没有晚班的公车。回到家面对这才刚搬完还乱糟糟需要收拾且还没有装好网络的家,我真是欲哭无泪啊!

bypass AC但是!人生不就这样儿么,怎样也得过哈。我就插着我的小手机在网上搜啊搜,然后就被我搜出一条解决办法!俺可以买条短一些的带子,把有问题转不动的 AC 那个轮子略过去,这样只不过没有空调,其他应该都没问题,据说欧洲有没空调的选项,就是这么绕的。而且据说一点都不复杂,绝对的DIY入门级任务。作为一名伪实验物理学家,我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查好皮带型号,周日中午去镇上一家零件店买了皮带,到实验室搜罗了些工具,奔向小破车。因为大致目睹了修车铺换皮带的一些步骤,把需要拆掉的两个东西弄下来,由于修车铺已经拆过一次把锈啥的都除过,所以很简单。然后麻烦就来了,我死活不知道要怎么把那个所谓的 tensioner 弄松,感觉所有找到的工具都不合适,修车时我并没瞅到这些细节。网上修车高手就一句话就搞定了,真是不体谅我们这些新手。折腾了一会儿,决定跑回零件店买套工具去。带了新工具回到车车,还是塞不进去!啊,又绝望了!但是,再一次的,作为一名伪实验物理家,冷静的理性思考能力和敏锐的观察力是时刻不能丢失的,于是,被我察觉到应该去扳的应该是左边的另一个东西!然后就尴尬的插啊插,工具插进去了,再狂转,啊,转动啦,旁边的 tensioner pulley 松动啦!再接着就是按着图示把皮带绕上。虽然因为已经略过了右下角的 AC 的轮子再加上我这款中间那个轮子也没有,其实已经算不难绕的了。但是因为空间很有限,只能很尴尬的挤各种小空儿,还是颇折腾了一阵子,最后一个轮子也是硬生生的狂挤同时朋友狂扳工具来松 tensioner,终于,装上啦!先小打火不启动让皮带上位,再正常启动,哇啦,成功了!鬼嘘的声音也没了,哈哈哈哈。周五那次换皮带,拖车$21小费$3再加上修车$84总计$108。这次自己动手,皮带$25.5加上打折75件装工具盒$13总计$38.5,自力更生的金钱效益显而易见啊。当然这需要假设我那一下午的时间很不值钱。。。虽然我现在仍不是彻底放心,但至少现在车可以正常开,有了很多时间慢慢上网挑零件。换 AC compressor 还是复杂一些,我是估计搞不定,所以那个就在零件上自己省点钱,到时候拉过去让人家修吧。

总结一下就是,第一次自己动手修车,成功!本人顺利升级为初级修车匠。

17 Comments »

双陈记

// May 1st, 2009 // Life, Music & Show

双陈记这个星期真不太平。面试了,搬家了,车再次坏掉了。面试是个送上来的仍未结束的小概率事件,搞不定了或者超级小概率发生搞定了再说。搬家很折腾,清理旧家房东还是嫌不干净决定和她死磕,新的小屋子被各种杂物充满,很烦恼,过几天收拾完了再说。车坏让我很无奈很想放声大哭,要了拖车拖到遥远修车铺,暂且能开了,但祸根仍在随时会挂,再一笔不菲的修车费应该是躲不过了,周末看看网上有没有便宜的零件,希望下周能修完,修完再说。但总之呢,这周有极为焦虑的时候,然后十分开心的时候,再然后紧张兮兮的时候,胳膊腿儿酸痛的时候,瞠目结舌的时候,以及欲哭无泪的时候。就像歌词里唱着的,“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说到这首歌,曲风还是很陈珊妮的,不过我更喜欢陈怡文的嗓音。“要就要活得轰动”,我觉得我活得虽然其实萎靡,但至少也不算彻底不轰动吧。

update: 人生啊,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晚上准备开车回家,一打火就发现车又坏了,刚换的皮带就这么又断了,咳。回到家,电视和网络还是没有搞定,反正就是祸不单行啊。还好可以把手机当猫上网。咳。

陈珊妮 + 陈怡文 = 双陈记

双陈记

为自己划一根火柴 只点燃卑微照亮的贫穷
陪自己看一场烟火 短暂的美丽有淡淡哀愁
如果连狂奔都没有风 凝结的眼泪都不感动
如果剩下一点点灿烂 我们该不该挥霍

我们唱别人的情歌 只因为自己的都太沉重
我们说别人的故事 只因为自己的都太难懂
我们只要跟别人一样 就能得到轻微的解脱
如果还有一点点热情 我们该不该盲从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坏的时代!
不是消费一场浪漫可以诉说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不是我们做得好的梦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坏的时代!
不是消费你我青春就能拥有
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不是我们做得起的梦

要就要活得轰动
要就要唱个轰动
要就要活得轰动
要就要唱个轰动

19 Comments »

挡在我和葡萄酒之间的东西其实是

// April 20th, 2009 // Food, Life

我开始有点懂得享受红酒也就是两年前的事,之后那年夏天布鲁塞尔的一家海鲜小店让我开始学会欣赏白葡萄酒。即便抛开微醺的乐趣,用红白酒来放松味蕾以便更充分享受食物的道理也是很正确的。不过虽然之后我出去吃饭都会偶尔来杯酒,但还一直没开始自己在家里酗葡萄酒。究其原因,其实非常简单——没有开瓶器-_-。当然,这么个小东西买起来很容易,但问题是旁边有个朋友说有多余的,可以送我不需要我买,于是我就等啊等啊,等啊等啊,最后也没有等到。上月开会时和大学室友同住买了一大桶(袋?)红酒,虽然品质一般但回屋就喝上点也很是惬意。上周再逛超市的时候看到酒,决定,还是自力更生买个开瓶器吧!于是,我在家酗葡萄酒的时代正式开始啦!我做什么都不是很喜欢太过讲究,喝酒也是,目前买酒还是以廉价10刀左右的为主,目标仅锁定在当日打折的酒中,然后再挑看顺眼的,慢慢再不可避免的升级吧,咳咳。反正自己在家里不管是单独小酌,还是配菜,都不错啦。

开瓶器
红白酒之间快乐的开瓶器
pasta配酒
速冻意大利pasta配白酒



说到菜,就顺便推荐一下 Bertolli 的冷冻意大利面好了。它家广告在电视上老见,价位算是同类里稍稍偏高的,但是味道哪,确实是不错,打折的时候也就6、7刀,可以买。照片里那道是 Chicken Alfredo & Fettuccine,往锅里一倒,等个10分钟后就好了。我觉得还不错,偶尔吃吃没问题。包装背面还有推荐配酒,这道推荐 Chardonnay,而我买的白葡萄酒刚好就是 Chardonnay,成功配对。总之哪,就是挡在我和葡萄酒中间的路障被清除了,我恐怕是会偶尔小酗一下了,不过也不会多,前年大大醉后身体对酒精的接受度仍然没有复原哪。另外就是,家里还有一瓶大概两三年前买的2003年次的红酒,本来是用来实验室聚餐的,不过后来没用到,就那么放着也不知道坏没坏,改日打开试试吧。

2009-04-23 update: 那瓶2003已经坏掉了,可惜啊可惜。

20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