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old & Kumar Go to White Castle [4/5]

// March 29th, 2005 // Movie

今天去看了这个学期的第一场电影:Harold & Kumar Go to White Castle。这次DFS(Dartmouth Film Society)的主题是Eat Me,所以这片子也自然与吃有关——片名中的whitle castle其实是家汉堡店-_-。当然吃不是这片子的主题,简单的说这片子讲了两个Asian American guy某晚历尽千辛万苦寻找心目中完美的汉堡店——white castle,并领悟到若干歪理邪说。片子有很多处对american pie这类电影的致敬。而笑料除了无厘头(两个人骑豹子一段差点就和功夫里的追逐戏媲美,呵呵),很多和ethnic stereotypes有关,但这个片子里的两个亚裔并不象其他一些片子里那么“典型”,就像片中演那个韩裔gg的Cho对于ethnic stereotypes和他的角色的看法:”What [Harold&Kumar] does is it brings them up and murders them. It’s like skeet shooting.”总的来说,对于喜剧片来说,我喜欢。虽然有些台词有文化背景或者太快之类我没听懂。。。继续努力锻炼英文吧。。。期待续集Harold & Kumar Go to Amsterdam。


Harold & Kumar Go to White Castle (2004)
4/5

3 Comments »

鹅肝VS鱼翅

// March 28th, 2005 // Food

准备睡觉了,却在临睡前不知死活的看了一期“料理东西军”。而这次的对阵双方还都是超级奢华的食材,鹅肝(Foie Gras)和鱼翅(Shark’s Fin)啊!!!鹅肝队的两道菜是鹅肝冻和鹅肝+腓力牛排(Tenderloin Steak)+松露(Truffle),天哪,前一道非常精致:三层鹅肝夹洋菜(Agar)和四季豆(String Bean)红甜椒(Red Sweet Pepper),后一道奢侈到无敌,想一下就要疯狂。鱼翅队的两道菜是蟹肉大散翅和红烧排翅,后一道是超大的整排翅,非常非常诱人。最后鹅肝4:3获胜,哈,要我也是选鹅肝。我还算幸运,两样都是尝过的:鹅肝吃过简单经典的煎鹅肝,还有鹅肝酱牛排;鱼翅有吃过红烧和清汤,基本上都是散翅,那种排翅可吃不起。虽然两样都尝过,但都是最底级的,好想吃更精致奢华的版本啊!

ps: 上面一些食材都我都查了英文,嘿嘿,慢慢储备美食词汇啊。

9 Comments »

Love all, trust a few, do wrong to none

// March 27th, 2005 // Life

title是在一个网站看到的Shakespeare的一句话。基本上”trust”这个词总是比较容易吸引我的注意。黄磊曾有一首歌用了刘畅园的诗《云烟》:

切莫走近/让它是云烟/切莫走近/让它是云烟/
到我的梦里来/到你的梦里去/
爱过的人/爱过我的人/让它永远是云烟/永远是梦幻/
永远永远是梦幻⋯⋯

那时我还把“切莫走近”四个字装模作样的当作文曲星的开机题词,会出现在calendar的右下角,查了一下,现在带来的文曲星我还用着这四个字-_-。也许是我的性格让我有“切莫走近”的一面,相应的,我觉得对于两个生活交集有限的人来说,相互trust并维持这种信任要容易很多。而对于朝夕相处的两个人,trust就要复杂很多。在很单纯时,会本能的信任一个人,即使见识过周遭的欺骗;在被骗被惊醒后,在痛苦,挣扎,反复,消化后,可以重新建立信任,这时的信任包含了理性和宽容。虽然后一种信任失去了那种纯粹,但这种信任肯定更持久。不过可能的话,一直生活在前一种童话信任里也是一种幸福。

提到那首歌,想起那张专辑《等等等等》,曾经有人送我正版的双CD,一个让我怀念的故事,呵呵。除了这张我还收到过两次CD礼物,一次是好友maple托人从国外寄过来的Travis的〈The Invisible Band〉,那时我非常喜欢其中的”Sing”,但始终没找到整张专辑,同时还送了一张他帮我寻到的〈Cafe Del Mar Vol.6〉,也是因为喜欢其中的一首歌”Adios Ayer”而想找到整张专辑,那时还让我自以为喜欢Cafe Del Mar全套,到舍友帮我找到网上的全集才发现我似乎只喜欢那第6张-_-;另一次是姐姐托人从国外专门找的Art Garfunkel的〈Breakaway〉,也是因为我超喜欢其中的一首歌”Rag Doll”,姐姐先是帮我找到了我一直没找到的歌词,后来还给了我整张专辑的惊喜^^。很明显,我是会因为一首歌就莫名喜欢上一个乐队或歌手的人,呵呵。

1 Comment »

Hot Pot Party归来

// March 27th, 2005 // Life

哈哈,吃到火锅了!要好好赞一下做准备的几位,都好专业啊!现在开始后悔当时应该再多吃一点,还剩了不少。还喝了不少vodka和juice mixer配成的酒,呵呵。然后分成两拨,分别打麻将和打PS2。看着他们从1番到88番的麻将bible我就头大,一般来说一项游戏技术含量高到一定程度我就要躲了。。。回到家里,就是现在凌晨3点多的样子,其实我还想要玩到天亮哪-_-

刚才又试了北大未名bbs,telnet可以匿名登陆了,希望不要真的将这一丝光亮也灭掉。不过用不了多久,应该就不会有校外人登陆了,毕竟不能发言,没有站内信件,完全没法进行交流。不管了,就静心的看这出闹剧吧。

3 Comments »

Portrait

// March 26th, 2005 // Randomness


My portrait made by Portrait Avatar Maker

7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