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脑子散漫的结果

// June 15th, 2009 // 2 Comments » // Life

今天上午去给车做年检,因为前两年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小问题又折腾又破财,所以这次直接就决定去我比较信得过且相对宽松的那件修车铺去做,而且还能顺便再查一下 ac compressor 好确定需要买什么零件之后去换,就是可惜有点远。结果一切顺利很快就搞定了,我就高高兴兴的开去学校,还想,今天到学校算早的,开始健康生活新一周!到了学校停车场,要下车了才发现,我居然把包忘在修车铺了-_-。这修车铺离学校单程就有半个小时之遥啊!可我也没办法,只好又去跑了个来回,真是失败!你说这脑子散漫是不是一件费时费力且很危险的事?

毕业礼09

// June 14th, 2009 // 7 Comments » // Life

Commencement 2009

学校的毕业礼我之前一次都没去过,今年已经是我来这里之后的第五个毕业礼了,如果什么都正常的话俺说不定应该就在这次毕业,不过,咳咳,这年头都流行5+到6年。这次毕业的多是我上一级的,还有两个我们级的,于是认识的人比较多,所以才决定去。当然,更根本的一个原因是,我要趁机去给我毕了业的前室友送check-_-。另外还有一个我稍微想去捧场的理由,这次学校本科成绩终极大奖 valedictorian 的两人之一,是一个才19岁的中国女孩儿,他们那级来的时候算是我接待,所以都认识。这 valedictorian 哪就是全校最后总成绩最高的人,这次的倆同学均是完美的4.0,还有三个3.99的得到了 salutatorian,总之都很彪悍。valedictorian 可以在毕业礼上发言,据传这是ivy里第一次有中国人搞定这个荣誉,所以俺也就心存好奇的想去听听她会说些什么。先发言的那位男同学语气自信镇定,内容空无一物,绝对的空无一物。俺们中国女孩儿的发言内容就有水准的多,她历史数学双学位,发言主题是“好奇心”,说这孩子都有本能的好奇心,但成人想拥有有认知之后的好奇心却并不容易,而且有的话也得用心呵护培养,然后哲学啊数学啊,提到费曼在被问到是如何解决那些难题时候给出的答案 “think really hard, then write down the solution.” 最后她说,她不知道 dartmouth 是否可以让没了好奇心的人重新恢复,但是个呵护培养好奇心的好地方。基本上稍微拐弯抹角的说出一个真理,很多东西是需要天分的,你要本身弱的话就不要怪学校没有把你培养好,哈哈哈。当然,她还提到了一句中国的 censorship,说那些监控网络啊言论啊什么的其实都不重要也不会管用,事实上,人们只会去了解他们想了解好奇了解的东西,如果没了这种好奇的冲动,即便把东西都推在面前也不会去看的。说起来哪,她讲的内容还是不错的 (讲稿链接),就是可惜她的语气不够激昂,而且显然对于美国大众来说,太深奥鸟。漫长的毕业礼后,就是寻找各位毕业的同学,拍拍照,然后也就结束了。当然对于毕业礼这种场合,总会让人难免有所感慨,我倒不是很感慨没有今年毕业,反正就是今年底明年初呗,不过总是有点其他的好让我感慨吧。另外一个发现是,中国人好像都比较害羞,台上颁发学位念到名字台下都没什么声响,不像其他人的亲朋好友狂用力的大呼小叫,明年我毕业你们谁要去捧场的话,切记可以大叫几声的,哈哈。

失语

// June 12th, 2009 // 6 Comments » // Life

今晚老王主席毕业要走请大家火锅,几十口子就这样聚在了一起。说起来我是很久没参加这么多人的聚会了吧,很多新人都不认识了,认识的人也很多挺久没见了。实验室每日也就我一人,独自宅久了,加上我本来就是个矛盾的不善社交的shy型,就更不适应这么大型的聚众了。最近懒到一个夸张,作息又不健康,深具抑郁潜质的我突然又见到这么多鲜活的面孔,肯定突然就被惊恐了,于是就很莫名的没有精神气儿,不知道掩饰的好不好,哈哟。其实这几天都觉得很失语,大概是因为最近整体说话都比较少了,嘴部肌肉和舌头就开始不够听使唤了,大脑也不够敏锐,而且比较主要的是,最近似乎失去明确目标,混啊混啊混啊混。嗯,下周彻底恢复正常作息看来刻不容缓,再说老板也快回来了。又失语了。就这样吧,自己做杯奶茶去。顺便说一下更新版的奶茶配方,开水熬红茶叶子,茶包不行,然后加一点蜂蜜,加奶,再加一点 heavy cream,就行啦。

Seven Hungry Tigers

// June 1st, 2009 // 7 Comments » // Life, Music & Show

Alphabutt用 Kimya Dawson 的非典型儿歌来迎接儿童节是再合适不过了。Kimya 的歌一向有鲜明的特色,在 Juno 原声后算是被更多的人了解。她在08年出了一张儿歌专辑 Alphabutt,显然和她有了孩子有关,她小女儿的声音在专辑里也都有出现。Kimya 的独特风格在儿歌里也没有丧失,而且歌词仍然不专门矫揉造作,虽然一些词有些敏感的家长不见得愿意小孩子听到,但是我是觉得小朋友们听着这样的儿歌长大,肯定是既欢乐快活又坚强独立咧。这首七只饥饿的老虎还有草莓“出入”,哈哈,亲爱的们,儿童节快乐。

Kimya Dawson – Seven Hungry Tigers

Seven Hungry Tigers

pee beedip beedip beedip

there’re seven hungry tigers in my underwear drawer,
at least the last time i count, by now there’re probably more,
i don’t care if they stay there as long as they don’t poop on the floor
there’re seven hungry tigers in my underwear drawer

there’s a snaggletooth toenail on the inside of my socks,
it bites the hole in the toe of my sock when i walk,
and then my toe go through the hole and it hurts and that sucks
there’s a snaggletooth toenail on the inside of my socks

there’s a big strawberry on the way to my mouth
it enters up north and exits down south
it smells good going in and bad coming out
there’s a big strawberry on the way to my mouth

逛逛ICA

// May 26th, 2009 // 18 Comments » // Life, Travel

ICA 大走廊
ICA 展厅那层基本也就这个面海大长廊里能照相。很好看的地方。

Memorial Day 长周末,也没什么特别的又不远的地方想逛荡。就想到早就听说的建筑有特色伸出一大块也不倒的 ICA (The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 at Boston),查了一下,以去年大选时那张广泛流传的 Obama 红白蓝画像而迅速蹿红的 Shepard Fairy 正好在那里做展览,就去溜达溜达吧!这个 ICA 其实展区还真不大,只有第四层一层是展厅,但还做的不错,尤其那个胖胖的解说mm还是很有意思的,特别喜欢问“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at?” Shepard Fairy 的展览也不错,他算是个有强烈政治主张的街头涂鸦出身的画家,很多画作都有些喜剧效果但却含带很明确的信息。可惜不能拍照。另外 ICA 自己的永久收藏也有几个不错的,在放的几个电影短片也都很有意思。不过整个逛下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一根棍子。第一次走过去都差点没注意到是个展品,就一个长方体的细棍子搭在墙边,似乎瞟到上面其实是有字的,就停下来把脖子扭到合适的角度,结果上面写着:“I’m nobody. Who are you?” 哇靠,一下子就把我 depress 了一下,多么让人悲伤的一根棍子啊!逛完 ICA 就沿着海接着逛荡,看了很有点特色的法院大楼,过了桥,然后就走到很久之前造访过的 Quincy Market,第一次逛时候的新鲜感是没了,只觉得这个大 food court 东西还真是贵,买了个火鸡sub还一点都不好吃,咳。然后去中国超市买了一堆瓶瓶罐罐这一天就结束了,嗯唷。

顾影自怜
Hi,我自己,亲一个!
假装思考
假装思考的背影
一半是海水
一半是海水
楼梯楼梯
线条硬朗的楼梯
角落
角落是用来装可怜的
外观
ICA外观,伸出去的哪一大块下面是完全没有支撑的,力学啊!柱子上不知谁贴了Shepard Fairy标志性的Giant。
阴天晒太阳
那天是大阵雨,当然阵雨完了就会阳光明媚一会儿。海堤上这对美好人儿就趁着短暂阳光赶紧惬意的晒晒。


The John Joseph Moakley United States Courthouse
The John Joseph Moakley United States Courthouse.
这个法院大楼正面还挺有特色的,我就赶流行来个被踢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