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西装

// September 15th, 2007 // 24 Comments » // Life

西装裁缝除了很小的时候穿过西装,之后的我都再没有过正装。不过这人长大了,也总归是要准备一套正装的。早就有计划要买,但一直等到上周末才终于跑去outlet的某店买了套西装。之前我担心我穿西装会很傻,结果似乎还不赖哈。我个人其实不是特别喜欢正式的西装,因为觉得实在没有变化十分boring,结果我这次还买了最boring最没有创意的黑色,咳咳。本来我更喜欢偏灰偏蓝一点的,也和帮我挑西装的店员说觉得黑色有点sad有点boring,他问我,那你有黑色西装吗?咳,心底叹口气,第一套西装还是买最保险的黑色吧,谁让这黑色总是要准备一套的哪。另外还买了条领带和一件同样最没创意的白色衬衣,挑衬衣大小时店员问我穿多大,我小声的说“medium?”,结果自然被嘲笑了,现在我是知道我的号码是15.5了-_-。这套西装是我迄今为止最昂贵的衣服了,金钱如水流啊。但西装还需要再找裁缝按照身材修整才能真正合身,店里不管这些,只推荐了裁缝店。到了今天,找到那家裁缝店,站在台子上被量来量去,袖长衣宽裤长之类,具体要多少钱还不知道,但据说比较公道。。。咳咳,还有皮带和皮鞋没买。离开校园,是真的都要常穿这些更正式也更贵的衣服了嘛。

update: 改西装裁缝费好贵哟,1/4的西装钱就出去了$_$

赞一下我的汽车保险

// September 13th, 2007 // 10 Comments » // Life

总算到达25岁这个门槛,汽车保险降价的大门槛,我期待着新的保险计划价格会有显著的下降。结果拿到10月开始下一年的保险,发现最基本的保险还是要$600多一年,比起前两年才少了个几十。打电话给我的保险公司 Amica 问,被告知是因为我有两大张超速罚单,而 Amica 最近改了算法,罚单更严重的影响保金。大失望啊,我只好告诉那位接待我的阿姨我对 Amica 很满意,但是这价格实在超过我期望,我得 shop around 一下了。其后我跑去烂俗的 Geico 看多少钱,结果发现两张超速罚单下来他们居然开出$700多的价格,咳咳,这个 Geico 花那么多钱做傻b广告,我也早就怀疑它能多便宜。但我也懒得再找了,心想就认了吧,继续 Amica 吧。结果昨晚收到 Amica 寄来的信件,说电话联系不到我,那阿姨说找到了给我省钱的办法,希望我能给她打过电话去。今早打了电话,她告诉我她帮我去 shop around 了一下,发现 Progressive 最便宜,同样的保险我只需出$380或者$330如果我一次付清的话,这可节省将近一半啊。她说等过一年我的超速罚单不再这么影响保金,她会再给我一个报价把我迎回 Amica。而且我不需要自己再联系 Progressive,她可以帮我把资料转过去,等10月初保险要到期时给她电话就行了。我放下电话查了下 Progressive,就是她告诉我的金额。赞一个,即使她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拿到什么介绍费,但仍然她花时间帮我找低价帮我省了钱,还是要赞一个,啦啦啦。

物理系指环王

// September 13th, 2007 // 2 Comments » // Life

物理系指环王

昨晚我们系和其他一些系的小青年们齐聚一堂,观看由达摩物理系和辩论队(这边也有辩论队?)拍摄的大片──30分钟版的指环王双塔。照片里台上那个就是导演同学,画面右边那位只是抢镜的个性长发大胡子同学。其实本来没有准备去看的,但中午碰到系里一人,问我去不去,他有参与拍片,言谈间显然充满兴奋,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去捧场。去了之后发现捧场的人比我想象的多得多啊。说起来,我到目前为止一部指环王都没看过,没办法,就是提不起足够兴致。所以大概我的观影感受会有所限制,hoho,不过反正我们系拍的这部就是无厘头搞笑大片,看着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在屏幕上卖力演出,和其他观众一起大笑,感觉也挺好的。虽然他们这部指环王制作糙了点,但还加入动画(更糙哈)之类,还有一些挺有创意的处理,也算很有娱乐性哪。尤其我们系后山的那座塔出镜,应合双塔,很是搞笑。关键是,他们让我也想起我们拍片子的日子了吧。什么时候,应该再拍一部片子的说。

出发出发,奔向欧洲

// August 19th, 2007 // 12 Comments » // Life, Travel

马上就要出发啦。到达巴黎的第一天就要暴走,希望时差不会把我搞定@_@。出发前的这一周十分匆忙,有课的作业和最后的project要提前搞定,带的TA的两周的作业要搞定,还得抽空继续做功课搜集旅游资料,我还是打出来一大堆参考资料的,hoho。当然更让人揪心的还是在实验室干活,两个要毕业的师兄中一个和我关系比较好的那个本来周四答辩,却被一个 committee member 推到下周,咳咳,只能错过了。另一个师兄哪,和我最后两天还继续出点小冲突,而且我临走前还得帮他理理图片,但至少最后又没事了,他就是那种人,反正人不坏。周五时三个人一起吃了顿午餐,有点最后聚餐的感觉,等我回来时,这两人就都离开了,我就变成实验室的孤单人儿了。老板在最后的时间里虽然仍然在小push,但是整体表现很温和,之前他有表示觉得我离开时间有点长,但最后还是很nice,大概我最后表现还算不太错咯。周五傍晚坐下稍微讨论了一下我回来之后的任务,以及再往后的一点方向,他终于给我讲了一下他预告很久的想让我秋天开始做的一个计算,似乎还挺有意思。交谈非常愉快,尤其他很快乐的说会给我准备一个大夹子的paper待我回来的时候可以读@_@,毕竟我和他刚好擦肩而过,我回来他就出去开会了。总之就是老板很nice的祝我旅途愉快。

要出发了还这么多废话,咳咳。旅途愉快,嗯,哈。

我亲爱的偏执狂

// August 16th, 2007 // 3 Comments » // Life

我常偏执于一些不见得有关痛痒的小细节,会花大量时间在上面。最近常表现在写作业上,似乎来了美国严重很多,常执拗于一些细枝末节。这学期上的一门计算方法的课,需要用matlab编程,结果我多半时间都花在和题目主题关系有限的小细节上。更可恶的事,我每次其实都觉得自己很无聊,这些细节并不重要何必纠缠,但却还是花时间在上面。今天又执着在一道用 fisherfaces 做面部识别的作业题上,完成了但总觉得有点不对,但又找不到证据到底哪里不对,就是觉得识别率应该再高些。折腾到我找了无数东东来看,试到晚上终于发现,咦,原来确实可以高很多耶。但出问题的地方还是不清楚,因为我觉得俩东西就是一样的,为啥结果不一样?再到最后才恍然大悟自己有多傻x,忘记了 normalization,而且也迅速发现之前刚找到的那个高识别率还是错的,还可以再高一点点的,哈哈。不过这样看起来,其实那些我执着的细节并不都是不重要的,说不定我的偏执不在于纠缠细节,而在于总偏执的认为那些细节其实不值得纠缠,虽然我还是每次都纠缠@_@。混乱啊混乱。

不过重要的不在于我偏执于什么,重要的在于我偏执。其实呐,偏执有很多种,我们大概都这里或那里偏执。比如有些人就可能偏执于有机会玩的时候就一定要玩全,累死也无所,yoyo,其实我也有点,不过还没到偏执的程度@_@。

总之就是,我们都是偏执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