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赞一下我的汽车保险

// September 13th, 2007 // 10 Comments » // Life

总算到达25岁这个门槛,汽车保险降价的大门槛,我期待着新的保险计划价格会有显著的下降。结果拿到10月开始下一年的保险,发现最基本的保险还是要$600多一年,比起前两年才少了个几十。打电话给我的保险公司 Amica 问,被告知是因为我有两大张超速罚单,而 Amica 最近改了算法,罚单更严重的影响保金。大失望啊,我只好告诉那位接待我的阿姨我对 Amica 很满意,但是这价格实在超过我期望,我得 shop around 一下了。其后我跑去烂俗的 Geico 看多少钱,结果发现两张超速罚单下来他们居然开出$700多的价格,咳咳,这个 Geico 花那么多钱做傻b广告,我也早就怀疑它能多便宜。但我也懒得再找了,心想就认了吧,继续 Amica 吧。结果昨晚收到 Amica 寄来的信件,说电话联系不到我,那阿姨说找到了给我省钱的办法,希望我能给她打过电话去。今早打了电话,她告诉我她帮我去 shop around 了一下,发现 Progressive 最便宜,同样的保险我只需出$380或者$330如果我一次付清的话,这可节省将近一半啊。她说等过一年我的超速罚单不再这么影响保金,她会再给我一个报价把我迎回 Amica。而且我不需要自己再联系 Progressive,她可以帮我把资料转过去,等10月初保险要到期时给她电话就行了。我放下电话查了下 Progressive,就是她告诉我的金额。赞一个,即使她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拿到什么介绍费,但仍然她花时间帮我找低价帮我省了钱,还是要赞一个,啦啦啦。

物理系指环王

// September 13th, 2007 // 2 Comments » // Life

物理系指环王

昨晚我们系和其他一些系的小青年们齐聚一堂,观看由达摩物理系和辩论队(这边也有辩论队?)拍摄的大片──30分钟版的指环王双塔。照片里台上那个就是导演同学,画面右边那位只是抢镜的个性长发大胡子同学。其实本来没有准备去看的,但中午碰到系里一人,问我去不去,他有参与拍片,言谈间显然充满兴奋,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去捧场。去了之后发现捧场的人比我想象的多得多啊。说起来,我到目前为止一部指环王都没看过,没办法,就是提不起足够兴致。所以大概我的观影感受会有所限制,hoho,不过反正我们系拍的这部就是无厘头搞笑大片,看着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在屏幕上卖力演出,和其他观众一起大笑,感觉也挺好的。虽然他们这部指环王制作糙了点,但还加入动画(更糙哈)之类,还有一些挺有创意的处理,也算很有娱乐性哪。尤其我们系后山的那座塔出镜,应合双塔,很是搞笑。关键是,他们让我也想起我们拍片子的日子了吧。什么时候,应该再拍一部片子的说。

出发出发,奔向欧洲

// August 19th, 2007 // 12 Comments » // Life, Travel

马上就要出发啦。到达巴黎的第一天就要暴走,希望时差不会把我搞定@_@。出发前的这一周十分匆忙,有课的作业和最后的project要提前搞定,带的TA的两周的作业要搞定,还得抽空继续做功课搜集旅游资料,我还是打出来一大堆参考资料的,hoho。当然更让人揪心的还是在实验室干活,两个要毕业的师兄中一个和我关系比较好的那个本来周四答辩,却被一个 committee member 推到下周,咳咳,只能错过了。另一个师兄哪,和我最后两天还继续出点小冲突,而且我临走前还得帮他理理图片,但至少最后又没事了,他就是那种人,反正人不坏。周五时三个人一起吃了顿午餐,有点最后聚餐的感觉,等我回来时,这两人就都离开了,我就变成实验室的孤单人儿了。老板在最后的时间里虽然仍然在小push,但是整体表现很温和,之前他有表示觉得我离开时间有点长,但最后还是很nice,大概我最后表现还算不太错咯。周五傍晚坐下稍微讨论了一下我回来之后的任务,以及再往后的一点方向,他终于给我讲了一下他预告很久的想让我秋天开始做的一个计算,似乎还挺有意思。交谈非常愉快,尤其他很快乐的说会给我准备一个大夹子的paper待我回来的时候可以读@_@,毕竟我和他刚好擦肩而过,我回来他就出去开会了。总之就是老板很nice的祝我旅途愉快。

要出发了还这么多废话,咳咳。旅途愉快,嗯,哈。

我亲爱的偏执狂

// August 16th, 2007 // 3 Comments » // Life

我常偏执于一些不见得有关痛痒的小细节,会花大量时间在上面。最近常表现在写作业上,似乎来了美国严重很多,常执拗于一些细枝末节。这学期上的一门计算方法的课,需要用matlab编程,结果我多半时间都花在和题目主题关系有限的小细节上。更可恶的事,我每次其实都觉得自己很无聊,这些细节并不重要何必纠缠,但却还是花时间在上面。今天又执着在一道用 fisherfaces 做面部识别的作业题上,完成了但总觉得有点不对,但又找不到证据到底哪里不对,就是觉得识别率应该再高些。折腾到我找了无数东东来看,试到晚上终于发现,咦,原来确实可以高很多耶。但出问题的地方还是不清楚,因为我觉得俩东西就是一样的,为啥结果不一样?再到最后才恍然大悟自己有多傻x,忘记了 normalization,而且也迅速发现之前刚找到的那个高识别率还是错的,还可以再高一点点的,哈哈。不过这样看起来,其实那些我执着的细节并不都是不重要的,说不定我的偏执不在于纠缠细节,而在于总偏执的认为那些细节其实不值得纠缠,虽然我还是每次都纠缠@_@。混乱啊混乱。

不过重要的不在于我偏执于什么,重要的在于我偏执。其实呐,偏执有很多种,我们大概都这里或那里偏执。比如有些人就可能偏执于有机会玩的时候就一定要玩全,累死也无所,yoyo,其实我也有点,不过还没到偏执的程度@_@。

总之就是,我们都是偏执狂。

轮回

// August 9th, 2007 // 6 Comments » // Life

今天跑去Boston给实验需要用的 resonator “贴金”,之前的那个上上周被我破坏掉了。这个贴金其实就是借用BU的一个 evaporator 在我们定制好的硅制的 resonator 上蒸上几百纳米的金。临走前和以前管这个的师兄讨论,才发现原来这基本上就是我5年前夏天在做的东西。那是大二大三之间的那个夏天,正式开始做君政,最起始的项目是做有机电致发光材料,基本程序就是在导电玻璃上一层层按顺序的蒸上各种材料,然后通电它就应该发光。我还记得那时liuyihong和我完成第一个样品,和老师一起把灯全部关掉,在一片黑暗中小心翼翼的连上电极,期待看到那传说中有点发黄有点发绿的小光芒,可惜,一点点光芒都没有。之后我们又作了无数样品,改了很多东西,但始终没看到过任何光芒。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美好结局,折腾了半年,最后我们就改做其他东西了-_-。没想到5年后的今天,我还会再重复那时的步骤,而且还是一样的不顺。一开始的清洗步骤就有些不顺利,但还不算太糟,直到我们转移到另一栋楼,穿上连体衣戴上头套脚套进入超净室准备蒸样品,噩梦才刚开始。BU的这个实验室算是把很多组需要用的仪器集中在一起,大家可以共享。实验室在8楼,窗外的景色非常美,正好今天还超级风和日丽。不过实验室是fancy一点,仪器看上去高级一点,其实和我以前用的没有本质差别。蒸之前先要把我们的 resonator 放好地方,这 resonator 非常的薄所以格外脆弱,我紧螺丝的时候格外小心,可是显然帮我的那位BU的德国哥们比我豪爽,于是,于是,一个 resonator 就被他咔嚓弄断了:(,我们总共就只有三个,这下好,还没开始就牺牲了一个。我犯的一个错就是没随身带着双面胶,贴上去比用螺丝固定安全。弄断了一个,这位同学小心了很多,但是,没有用,很快,他又弄断了另一个,这下好了,只剩一个完整的了,咳咳。被折断的也不是完全不能用,但是基本上不可靠了,最后夹上去蒸的就是一个完整的和一个残废。把系统封好等抽真空的时候我脑中就在狂发疯,回去不知道怎么交代,却又不能当面责怪这位同学,啊啊啊啊,痛苦啊!不过当时至少还有那么一丝丝希望,可惜噩梦并没终止在那里。我们先蒸了点Cr后开始蒸金子Au,却没想到那看上去fancy的机器居然电极接触不良,没法有效加热Au,没法子只好破掉真空检查,这一打开就已经会影响样品质量了,结果调整完还是不行,总共开合了四五次,还叫来另一个学生,还是没辙,我那个绝望啊,靠靠靠!最后只得把样品取下来,拿回他们实验室用他们的 evaporator 蒸,问题是他们的真空系统不太有效,而且要是什么都没蒸也就罢了,Cr都上去了,这么一折腾回去天知道有多少脏东西,咳,不过也没办法了。回到他们实验室,这次有双面胶了,但即使用双面胶,那位同学还是把那个幸存的样品又破坏了一小角,唉。之后的还算顺利,似乎那个比较完整的样品看上去还不错,虽然我仍然不知道怎么回去和老板交待。轮回啊轮回,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再跌倒。

火鸭云吞面折腾完已经下午快三点了,我早晨赶7点的汽车,就吃了两块饼干,咳咳,可怜啊。身上背着这么脆弱的样品,在街上逛荡神经也是高度紧张。不过我也不能太亏待自己,溜达了两圈,到了最近还挺喜欢的中国城的一个卤味店,要了一碗火鸭鲜虾云吞面,再加一杯冻奶茶。生活又似乎美好起来@_@。离开饭店前买了烧排骨和小肠给自己,然后又发现一家以前不知道的挺不错的中国超市,买了一点点东西,咳,其他不顺,这趟boston行也不能完全没收获吧。不过哪,这样品的坏运气到似乎带来点其他的好运气,回到家习惯性的查一家我已经想定很久但早早就客满的阿姆斯特丹的青年旅社 flying pig downtown店,结果发现,我要定的那天出现空位了,哈哈,这趟旅行唯一没定的东西也搞定了。这家旅社地处市中心红灯区,口碑好乐趣多,而且 terms and conditions 里明确歧视儿童和中年人,注明只接待18岁以上40岁以下的人儿,用的字眼是“we do not allow”,说是要“preserve and maintain our laid-back atmosphere”,另外也不接待疯狂球迷-_-。说远了,总之至少今天不是什么事都不顺。虽然,明天和老板的碰头,我还是怕怕,即使这次东西不是我破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