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玩世

// May 29th, 2008 // 4 Comments » // Life

还有一周就要出发了,感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都堆在一起。行程都还没计划全,新买了俩行李箱下周才到,估计到时候打包又会手忙脚乱。实验室的事情也是很多,很多东西老板都希望在我走之前能到达一个好的阶段,一篇paper在准备,然后另一个实验又开始表现良好,要命的是引发了老板的科学好奇心,这几晚都和我窝在实验室里测数据,搞得我等数据时不能干别的,要拼命想话题和他聊,他还抽空就埋怨我 logbook 不及时写,以及讽刺我 paper 和笔记乱扔不好好整理,不过鉴于他周一还请我去家里吃了超大肉的 BBQ,就算吃人家的嘴短了吧@_@。但更要命的是他期待我实习时“抽空”完成的东西,他已经给我列出论文的大纲,说实习有空时,就把毕业论文草稿完成了吧,8月底回来他就可以给我修改了-_-,我口头说对对心里只能狂汗,我两个月都用来写论文也不见得能搞定啊。然后实习的公司还发来一个网上课程,让我们去之前完成,俺的 ipod 里也头一次装了学习的东西,开车路上听讲课录音,可是还是没看多少,测验才做了一个。即使这么多破事儿,我还是没充分抓紧时间,放空游荡的时间仍然很多,还花很多时间担心工作要穿什么西装要几套领带要几条皮鞋要几双这类肤浅的问题,这是大无畏还是傻哪?咳咳,事情太多,结果就是心慌慌,但却没有手勤勤,真是没救啊。

Nomos Tengente

// May 18th, 2008 // 18 Comments » // Life, Randomness

Nomos Tengente

来说件无聊肤浅的事吧!之前订的表周末到了,源自德国著名制表小镇 Glashütte 的 Nomos,型号是它最经典的 Tangente 基本款,透明后盖。因为是要找一块正装表,所以简洁大方是首要条件,而 Nomos 极简的设计风格正合我意,干净的表盘,蓝色的指针,精致不张扬。而且 Nomos 采用自家机芯,对品质也十分看重。下订单的时候我并没见过实物,都只是看的照片,所以也有点担心拿到手后会有落差,结果这担心是多余的,非常喜欢。这块表是手动上弦的机械表,每早起床都要给它上弦,之前看不少人说喜欢每早给表上弦的感觉,我试了这两天,感觉是还挺不错,大概是因为给了自己一些时间,去审视时间。

Nomos Tengente
大小和厚度都挺正好
Nomos Tengente
背面就能看出机械表的精细来
Nomos Tengente
再来一张背面照
Nomos Tengente
戴在我手上是这个样子的

烛火

// May 16th, 2008 // 16 Comments » // Life

烛光

昨天达摩的中国学生为大地震搞了活动,中午有募捐发传单,晚上在草坪中心点燃烛火,心型环绕的512。有一点微风,所以蜡烛总是要灭,还好有人去买了小杯子盛着。在杯子到来之前还是有几个人点燃了烛火,我捧着蜡烛,试图挡住风,虽然还是老灭,但我有种执拗的冲动想要护住烛火,毕竟这风中的火苗太容易让人想到我们脆弱的生命。

一切都挺好,不过结束后在 mailing list 里发生的事让我意识到我这处事是多么幼稚。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偏见自己的情绪,但是有时候并非要把所有东西都摆出来,想当和事佬但首先也需要把自己包裹好,哪怕是所谓的私下交流。处在一定位置了就不再可以自由抒发自己所有的主观看法了。我一直是个个人意见很强的人,有的对也有很多错,而且我一直都没有学会掩饰。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想问题应该更圆滑一点,不必要得罪人不必要树敌。但我也同时会觉得我为什么要费力的去喜欢每一个人,为什么要费力的让每一个人都喜欢我。我大概可以说我还是很不成熟,但什么是成熟呢,永远不“成熟”会如何?不管错的还是对的情绪,掩埋多了会不会再也找不到任何真的情绪?但我为什么却又一直在掩埋一些东西哪?反正我就是这样总有各种理由去矛盾我自己。其实,何必这样思来想去的折磨自己哪,我就是我,从来就是这么一个充满矛盾的人,有时高尚有时低俗,有时坦然有时心虚,也没啥不好。

回到烛光,这些插曲和这场灾难相比太微不足道了。人类不管如何自我感觉良好,天灾总是会残酷的提醒我们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们不能掌控的。虽然我们需要考量未来,但也不应该过度的把一切寄托于未来,不要牺牲掉过多能把握能享受的现在。要努力快乐。

最后,请无聊的竞猜照片里哪个是我 @_@。

最近做的无聊事

// May 9th, 2008 // 19 Comments » // Life

定了美国飞香港的机票,6月7日走,8月24日回。本来订机票不是啥麻烦事,公司给的预算也足够,但是先是要定时间,然后我又无聊的想挑航空公司,咳咳,当有人给买单不再只盯着最低价机票时,这破事也就多了起来。最后选了国泰航空,据说很不错。定了香港飞新加坡的机票,6月21日走,7月19日回。这个小超预算,但还是被批准了。再次无聊的挑时间挑公司,这次选项不多,而且亚洲航空公司普遍还挺好,最后选了新加坡航空,也是据说很不错。

考察香港的酒店,因为会先到一周,给安排的住宿开始前需要找地方落脚。头两天以便宜为主,就我一个人,凑合就行。后四天爸妈会莅临,绝对不能凑合,及时享受很重要。不过香港这个地方酒店还真贵,基本决定住在九龙上,反正公共交通很方便,所以恐怕会住到旺角去。计划是前两天住家挺不错的,后两天移两步路换家据说非常非常不错的,人生在于折腾-_-。有对香港熟的,请多多指教,尤其帮忙计划下游玩行程哈。

再一件无聊的事就是给自己看表,自从上块表的表带被我折腾断了以后我就几年没戴过表了,实验牵扯到激光,本来也不能在手上戴这强反射的东西,但一块正装表还是必要的。我最心仪的那块,太贵,太贵,太贵,等找到工作以后再说吧。后来看上的一块做工不错,极简的设计风格,大方不张扬,价格也还好。无聊的寻找便宜的地方,终于今天凌晨下了单,大概一周后到,咳咳,到时候再汇报。

最后的一件事情就是,迎接我导师这周末的归来。他回意大利这三个月来,我实在是无组织无纪律,有时懒到自己都讨厌自己。虽然我知道他一回来我的自由好日子就要到头,但是却还是隐隐的期待他归来,咳咳,无所事事没有效率毕竟不是过活的好方式。

另外,昨晚梦到了羊肉串。@_@

The Band’s Visit [4/5]

// April 30th, 2008 // No Comments » // Life, Movie

The Band's Visit这是一部从头到尾都洋溢着尴尬气氛的电影,但这却正好应合了它的主题。故事讲一个埃及的警察乐团受邀到以色列演出,但却出了机场就迷路,最后被困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一夜,小镇人算是热情的收留他们,但仍然一切都很尴尬。电影本身并没有交待这种尴尬的背景,还好是学校DFS系列的电影,都有不剧透的评价材料,里面常常包含很多背景知识,这些微妙的张力其实都源于埃及和以色列在海湾战争后尴尬的“和平”,1979年埃及和以色列签署了和平协议,事实上埃及是除约旦外唯一和以色列达成正式和平协议的国家。但这种冷和平并不是真正的和平,以色列在那之后开始慢慢的删除所有和阿拉伯有关的东西,甚至包括去除街牌的阿拉伯语标示,即便阿拉伯语是以色列一半人口的母语。我觉得这片子的尴尬气氛很好的体现了两国这表面的平和,剧情没什么复杂的,就是这个乐团在小镇的一夜,但整体节奏控制的很好,而且所有的演员都特别的出色,每一个表情动作都很到位。编剧导演 Kolirin 说得很好,“A lot of movies have been made touching on the question of why there is no peace, but it seems that fewer have been made about the question of why we need peace in the first place.” 这片子也得了不少奖,包括嘎纳“一种关注”,还有8项以色列奥斯卡,但是这部讲两国人民和平相处的片子却被拒绝参加埃及的影展,咳咳,和平真是件复杂的东西。

The Band's Visit
The Band’s Visit (2007)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