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无聊老板趣闻一则

// June 4th, 2008 // 3 Comments » // Life

欢欢话说昨日老板找我来讨论东西,说着说着就瞅到了我摆在墙上白板上的支持奥运的 sticker,于是迅速中止讨论,说借我这东东一用,我去给俺老婆看看。我说送你好了,他边说不用边就迅雷不及掩耳的冲下楼去了。几分钟后乐乐的回来说他老婆觉得娃娃很可爱,而他给她看的目的是因为想说她生气的时候很像中间那个-_-。看来怒发冲冠不分国界啊。最后我还是送了个 sticker 给老板,让他可以时时刻刻回顾老婆生气的模样,而且也支持下奥运,话说老板娘一直都想去中国一趟的。

嗯,很无聊。

// June 1st, 2008 // 5 Comments » // Life, Music & Show

六一儿童节,而且正好今年我的农历生日也是今天哈。

放首歌吧,Mansun 的 Six,属于越听越好听的那种。不过话说在大生日的儿童节大唱“Life is a compromise anyway”是不是太消极啊。但其实生活本来就是充满了妥协退让,可以消极的看待它们,但也可以换个角度积极的看待。量子力学告诉我们,生活充满了不确定性(至少目前的理论还是如此@_@),看开一点玩世不恭一点,有所坚持也有所不坚持,挺好的哈。

六一快乐,二十六岁快乐,六,快乐。

Mansun – Six

…继续阅读全文 » » »

玩世

// May 29th, 2008 // 4 Comments » // Life

还有一周就要出发了,感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事都堆在一起。行程都还没计划全,新买了俩行李箱下周才到,估计到时候打包又会手忙脚乱。实验室的事情也是很多,很多东西老板都希望在我走之前能到达一个好的阶段,一篇paper在准备,然后另一个实验又开始表现良好,要命的是引发了老板的科学好奇心,这几晚都和我窝在实验室里测数据,搞得我等数据时不能干别的,要拼命想话题和他聊,他还抽空就埋怨我 logbook 不及时写,以及讽刺我 paper 和笔记乱扔不好好整理,不过鉴于他周一还请我去家里吃了超大肉的 BBQ,就算吃人家的嘴短了吧@_@。但更要命的是他期待我实习时“抽空”完成的东西,他已经给我列出论文的大纲,说实习有空时,就把毕业论文草稿完成了吧,8月底回来他就可以给我修改了-_-,我口头说对对心里只能狂汗,我两个月都用来写论文也不见得能搞定啊。然后实习的公司还发来一个网上课程,让我们去之前完成,俺的 ipod 里也头一次装了学习的东西,开车路上听讲课录音,可是还是没看多少,测验才做了一个。即使这么多破事儿,我还是没充分抓紧时间,放空游荡的时间仍然很多,还花很多时间担心工作要穿什么西装要几套领带要几条皮鞋要几双这类肤浅的问题,这是大无畏还是傻哪?咳咳,事情太多,结果就是心慌慌,但却没有手勤勤,真是没救啊。

Nomos Tengente

// May 18th, 2008 // 18 Comments » // Life, Randomness

Nomos Tengente

来说件无聊肤浅的事吧!之前订的表周末到了,源自德国著名制表小镇 Glashütte 的 Nomos,型号是它最经典的 Tangente 基本款,透明后盖。因为是要找一块正装表,所以简洁大方是首要条件,而 Nomos 极简的设计风格正合我意,干净的表盘,蓝色的指针,精致不张扬。而且 Nomos 采用自家机芯,对品质也十分看重。下订单的时候我并没见过实物,都只是看的照片,所以也有点担心拿到手后会有落差,结果这担心是多余的,非常喜欢。这块表是手动上弦的机械表,每早起床都要给它上弦,之前看不少人说喜欢每早给表上弦的感觉,我试了这两天,感觉是还挺不错,大概是因为给了自己一些时间,去审视时间。

Nomos Tengente
大小和厚度都挺正好
Nomos Tengente
背面就能看出机械表的精细来
Nomos Tengente
再来一张背面照
Nomos Tengente
戴在我手上是这个样子的

烛火

// May 16th, 2008 // 16 Comments » // Life

烛光

昨天达摩的中国学生为大地震搞了活动,中午有募捐发传单,晚上在草坪中心点燃烛火,心型环绕的512。有一点微风,所以蜡烛总是要灭,还好有人去买了小杯子盛着。在杯子到来之前还是有几个人点燃了烛火,我捧着蜡烛,试图挡住风,虽然还是老灭,但我有种执拗的冲动想要护住烛火,毕竟这风中的火苗太容易让人想到我们脆弱的生命。

一切都挺好,不过结束后在 mailing list 里发生的事让我意识到我这处事是多么幼稚。我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偏见自己的情绪,但是有时候并非要把所有东西都摆出来,想当和事佬但首先也需要把自己包裹好,哪怕是所谓的私下交流。处在一定位置了就不再可以自由抒发自己所有的主观看法了。我一直是个个人意见很强的人,有的对也有很多错,而且我一直都没有学会掩饰。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想问题应该更圆滑一点,不必要得罪人不必要树敌。但我也同时会觉得我为什么要费力的去喜欢每一个人,为什么要费力的让每一个人都喜欢我。我大概可以说我还是很不成熟,但什么是成熟呢,永远不“成熟”会如何?不管错的还是对的情绪,掩埋多了会不会再也找不到任何真的情绪?但我为什么却又一直在掩埋一些东西哪?反正我就是这样总有各种理由去矛盾我自己。其实,何必这样思来想去的折磨自己哪,我就是我,从来就是这么一个充满矛盾的人,有时高尚有时低俗,有时坦然有时心虚,也没啥不好。

回到烛光,这些插曲和这场灾难相比太微不足道了。人类不管如何自我感觉良好,天灾总是会残酷的提醒我们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们不能掌控的。虽然我们需要考量未来,但也不应该过度的把一切寄托于未来,不要牺牲掉过多能把握能享受的现在。要努力快乐。

最后,请无聊的竞猜照片里哪个是我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