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凌晨五点

// April 4th, 2008 // 26 Comments » // Academic, Life

破图

现在时刻,凌晨五点,准备离开实验室回家睡觉。仪器莫名其妙的开始配合,不想错过,于是从下午四点多一直熬到现在,就搞出这么一张破图,而且最终表明某东西还得细调,我一步登天的梦想破灭了,这样的轮回还得搞个几圈,咳咳。话说我开始做这个 project 后仪器不够合作加上我十分懒惰,所以我都从来还没到达过这个阶段,现在总算知道之前那个师兄为啥在办公室配备牙刷了。不过这大深夜的,静悄悄的,没啥干扰,其实是测数据的大好时间哈。我这数据每一个点大概需要15分钟的样子,我会用3分钟左右处理上一个数据,剩下的12分钟就可以看看康熙来了啥的,其实也不错,hohoha。好累好累,回家了回家了,希望仪器继续配合,搞出好数据这个 project 就可以结了。

Inhaler

// April 2nd, 2008 // 5 Comments » // Life

inhaler

美国哮喘的人似乎很不少,这个结论我最初是从电影里那么多怀揣 inhaler 的人这一点得出的。当然之后知道确实西方发达国家哮喘的发病率要比其他国家高不少,而美国基本上是最严重的国家。我去年连续咳嗽不止时医生也有说有那么点点可能是哮喘,当然后来就好了。今年一次感冒后这咳嗽又来了,而且又赖在那里不走,不过这次医生还没说可能是哮喘,我扯到哮喘也并不是因为我就是哮喘,其实只因为今天再去看病医生给我开了个装在 inhaler 里的咳嗽药以助吸收。其实之前也不是没有用过类似的东西,我喉咙向来脆弱,生病多数都是从嗓子开始,大学时一个朋友知道我嗓子不好,还曾经专门给我送过一种加热变气体然后吸入的药,虽然后来并没有用到,但却是个不错的回忆。再后来到了美国,也许是因为空气好了,虽然嗓子还是时常犯病,但整体好很多了。去年夏天去欧洲时,到了没几天就嗓子疼的不行,结果就找药店买了据说效果最快的嗓子药,也算是某种 inhaler,只不过简陋一些。但是这次给开的 inhaler 感觉不同,因为它长的样子就完全和我印象中哮喘病人用的一样,用的时候边喷边猛吸气,扑哧一下之后整个世界就平静下来。医生说喷的时候本能会容易屏住呼吸,但应该努力往里吸,这样才有用。刚才试了一下,确实想屏息,不过同时也没觉得有啥药喷出来,大概是因为这药不是液态的,像是细粉还是什么之类的,但确实有扑哧的一声,当然我不是哮喘,也没觉得突然就怎样,还是想咳-_-。Anyway,就是无聊的想说两句这 inhaler,医生听了肺啥的,说咳嗽应该没大碍,慢慢养着吧。

咳死你丫的

// March 24th, 2008 // 19 Comments » // Life

从新奥尔良回来之后就开始小病,惯常的,先从嗓子疼开始,然后流鼻涕流到死,咳嗽也开始,接着头疼,到达病重高峰,养了养鼻涕开始止住了,然后头开始不疼了,就剩下咳嗽。我这咳嗽虽不算咳的惊天动地,却胜在细水长流,话说去年此时我可是连咳了两三个月,最后校医都说再咳就按哮喘开治。今年这咳也才进行了不到一星期,不过好像没有终止的迹象。今天办公室老美都突然发话问我,说你要不要喝点茶?我问这茶对咳嗽有用?他说不知道,但是他有绿茶,还是magical green tea,拿来茶包一看,果然上面写着magical green tea-_-。喝点热水,大概还是有压制作用,不过到了晚上回到家一般都会重一点。咳就咳吧,我昨天还和人说,就当锻炼身体,努力克制咳嗽到最终咳出来可运用多处肌肉啊,我现在都咳的背部肌肉疼痛了@_@。不过虽然我看得开,但老咳老咳的还真是让人烦,刚才去厨房洗杯子又咳,咳到我对自己喊道,咳死你丫的!咳咳,明天再这样,俺还是得找点药吃。说起吃药,我最近几年开始小排斥吃药,觉得身体顶不住时肯定会吃,但如果觉得扛的过去,就很不想吃药,大概是想趁机锻炼免疫系统?其实也咳得不算太厉害,还好还好。另外一个无聊没文化的发现,写这篇文章才注意到我常写的“咳咳”原来和“咳嗽”的咳是同一个字哈,多音字无处不在啊。

New Orleans (下): 玩乐吃喝

// March 21st, 2008 // 16 Comments » // Life, Travel

时间有限,在 New Orleans 我主要就是逛了 French Quarter 一带,不过这城市最有特色的就是在这一块了。French Quarter 最最热闹的一条街叫 Bourbon,花天酒地,而且 New Orleans 这城市最先惊讶我的一点是它允许你当街拿着酒边走边喝,美国多数地方在街上走路喝酒可是违法的。这街上有很多酒吧,饭店,strip club,晚上很多吧都会有现场音乐。但隔一个街区的 Royal Street 就安静的多,都是古董店画廊之类。临近密西西比河那边还有另一种感觉,有各种小店,french market,还有大教堂。New Orleans 这个城市很有味道,可以酒精疯狂但也可以阳光惬意,我挺喜欢。而且关键吃的很不错哈。下面我还是看图说话吧,前半段主要讲景,后半段都是吃,呵呵。

French Quarter
一条条不宽的街道让french quarter走起来很有味道,确实有欧洲的感觉
Bar
当然如果你走在bourbon这条街上,很快就会发现酒无处不在,两边都是酒吧
Beer to go
因为可以当街喝酒,自然卖酒都会”to go”
Bar line
卖酒的常常就是一个小窗口
drink in the street
人手一酒的说法并不怎么夸张
Grenade To Go
这个手榴弹酒一大杯劲儿不小
Huge Ass Beer
如牌子-_-
自然High
喝酒这么自由,当然街上不会少了high的人,酒吧外面都会聚起一大群人当街跳舞
drunk on the balcony
很多建筑都有一个二楼的阳台,常会有high着的人拿着彩色珠子挑逗路人,只要路人露个乳啥的疯狂一下,就会有珠子扔下
Beads
不过俺没那么喝那么多没那么疯狂,只是给他们拍照就还是被扔了珠子,哈。和PRL送的珠子混在一起拍个照
jazz bar
街上当然不光酒精,晚上有很多精彩的现场音乐演出,爵士居多,也有摇滚
live jazz
我们找的这家小店是爵士,还不错,只是很大声,但酒不错,呵呵
gentlemen...
街上还有很多”绅士俱乐部”,不喜裸露者勿入哈
tipping improves your sex appeal
卖酒处贴着: tipping improves your sex appeal
grenade
几杯酒后这个手榴弹酒几乎把我放倒,sgf同学是彻底被放倒

…继续阅读全文 » » »

New Orleans (上): APS March Meeting

// March 16th, 2008 // 21 Comments » // Academic, Life, Travel

过去的这个星期都是在 New Orleans 度过的,参加 APS (American Physics Society) 的年度 March Meeting,也顺便视察一下灾区重建工作,加入其他享受 spring break 的幼中老们逛酒吧听音乐品美食。当然还是开会这件正经事最重要,虽然我以后恐怕不会干物理学家这一行,至少现在还是物理Ph.D,这次来开会,见识一下,也算物理人生更完整。APS March Meeting 应该是全年最大的物理会议,这次大概有7000人左右参加。参加会议的这些人绝大多数都会做 talk 或者展示 poster,所以开会的这5天从早晨8点到晚上5点半每一个时刻都有无数的 session 同时进行,对于兴趣广泛的人儿就惨了,赶场都赶不过来。talk 一般分两种,一种是 invited 的,30分钟,另一种就是普通的,10分钟。报道时发了一本将近700页的大厚书,里面是各个 session 简短的介绍,我这几天就抱着这本大书跑来跑去,当然网上也有列表。虽然我对物理的热爱大概不如参加会议的多数人,但是我还是很认真的听 talk,除了周四中间跑出去溜达了两个小时,其余几天都是从早到傍晚都带在开会的 convention center 里的,只晚上才出去晃荡。说实话,和这么多搞物理的聚在一起,虽然 nerd 指数大爆棚,感觉还是挺受激励的,当然同时也觉得搞物理压力大啊,聪明人很多啊。不过 talk 听多了这种自卑的焦虑感很是有所下降,因为发现一个领域里的很多组其实都在做很同样的东西,其实也没多么神秘,哈。

Convention Center
开会所在的 Convention Center
Convention Center 一楼
会场一楼,有大会场展厅和餐厅
APS Meeting 走廊
二楼有40多个大小会场,无数talk同时进行,会场门外圆桌总是坐满了在准备或者讨论的人
Convention Center 人群人群
会场到处都是人,桌子空间有限,所以地上也都到处坐着抱着电脑的人儿



开这会还有一个大好处就是见到了不少大学同学,俺们那级北大物理系的去了7个,大家虽然都有变化,但似乎也都还是老样子。不管之前熟的程度如何,异乡遇故人,一见面都感觉是老朋友。他们的 talk 我基本都去捧了场,虽然这物理行内不同领域也是如隔山,我还是挺好奇有志青年们都在做什么。我的话,因为之前觉得 poster 省事,就带了两个 poster 去展示,之后有点后悔应该至少做一个 talk,不过也无所了,俺做 poster 时还被某校一老师问要不要去跟他做 postdoc,如果我今年毕业的话,hoho。另外还偶遇当时剧组的大狮子同学,我都不知道他跟了个很牛的老板,而且还算是同领域,虽然他很让人伤心的没有认出来我还得我怯怯的亮出 feedpuppy 这个名号-_-。这是我参加的第一个物理学术会议,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个。感觉其实不错,这种 meeting 给搞物理的人一个交流的平台,容易让人找到更多做科研的思路,也更有种 community 的感觉,虽然这会有点太大太杂也有点长。不过时间长当然也就意味着吃喝玩乐的机会多了,除了和大学同学聚会若干次,俺和大学舍友fc这次同居,夜夜喝酒聊天,每晚至少一瓶香槟或红酒,也是不亦乐乎啊。说起喝酒,这项行为和 New Orleans 这个城市极为相合,下篇专讲游玩和更多的吃喝的再说好了。

小会场
有的 talk 在这种比较小的会场里
大会场
也有超大的会场
展示厅
还有一个物理相关公司的展示厅
Poster哟
这就是俺的俩poster
聚会呀
学术归学术聚餐还是不能少
聚会呀
而且也不能只聚一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