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欢度佳节

// December 9th, 2010 // 8 Comments » // Life

Holiday Party

基本上,感恩节之后就进入所谓的 holiday season 了。其实也没什么大假或太多活动,就是空气中就洋溢着些节日的气氛,也许和圣诞树有关,也许和路边鲜亮的小灯们有关。今晚我们大组搞 party,结果发现公司的几个不同的 party 似乎全都默契的选在同一天,当然收到邀请的除了自己大组的以外也就还有一个。于是先跑去那里溜达了半个小时,人多,但感觉很无聊,主要没什么好吃的,手上还被盖了个章,感觉就好像奴隶或者牲口被烙了个印似的。然后跑回我们组的 party,结果显然更有前途,主要是吃的很好,酒也充足。红酒最容易上头,也最容易带来最舒服的那种酒醉的头晕感。party 中途有一段我是真的有点喝高了,但喝高的好处就是感觉更快活,话也更多。当然我也意识到,能聊好天的重要因素除了人要有趣味有一些想法外,关键还是得有足够乱七八糟的经验,酒后失忆也好,爬山涉水也好,手机落湖也好,不知道哪个时刻就能用到,毕竟世界只有那么大,人也只有那么几种。当然,酒精也同样重要@_@。另外就是,两周后,出发去 Texas。虽然几乎每个人听到我要去德州后的反应都是一样的──啊,那么无聊的地方你为什么要去,do you have familiy there?等等等等。但我就还是觉得,会玩的不错,至少在 Dude Ranch 啥的住一住过过牛仔生活似乎挺有意思。不同的地方应该有不同的期待,可以有不同的玩法,会有不同的享受。即便总还是有人生的各种艰难困苦,积极乐观一点总不会有任何坏处嘛。Happy Holiday。

考试啊

// October 20th, 2010 // 9 Comments » // Academic, Life

Series 7

过去这几周在准备一个考试,类似于行业执照类的东西。其实刚开始工作没几天大老板就告诉我得考,我也早早就定了教材啥的,但就是懒得看,一直拖到 compliance 催的不行了,deadline 快到了,才终于决定去考了吧。

主要这门试实在是比较耗人,分两部分总共250道题再加上不算分的10道测试题,活活要考6个小时。教材有800多页,厚的可以砸死人。像我这样的懒人,每天早7点到晚7点多的班上完,回了家我才不想看书。何况这么厚的东西,偏数学的还好,其他什么各种法律法规啊,税收政策啊,交易条款啊,早早看了,等考的时候也会忘记-_-。所以差不多这一两周才算是决定认真看起来,小老板人很好,说我上班想看书就看,临近考试几天也基本没给我什么活儿让我好好准备。话说回来,这破试基本大家都得考过,也真没听说有谁最后不过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看起来痛苦归痛苦,突击一下也就过去了呗。而且这培训机构的教材厚是厚,但还不错,考点都汇集起来,还在网上提供很多题目可以模拟训练。最后几天看看书,做做题,考的东西其实知道一下也都挺有用,所以也没感觉太乏味。当然快考前就还是开始有点点紧张。

昨天8点半多一点开始考,一小时45分钟搞定了上半段,出来逛荡一下吃个饭,再一个小时45分钟搞定了下半段,不到1点就考完了。咳咳,反正也没多少人用足6小时,早考完早超生啊。最后做完提交,显示要等个10秒钟左右算分数。虽然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吧,可是10秒钟还真是折磨人啊,看着屏幕上的沙漏,心跳不由自主的就加快了,呼吸不受控制的就急促了,如果再有背景音配上打鼓声就完美了@_@。不过还好就10秒钟,看到分数比平时模拟的都高点,哎唷,俺就是发挥型。然后紧接着我就还劳模的回公司上班去了,其实也主要是因为大 CEO 要来搞个 Town Hall Metting,我想去看看这领导层都什么样子。

不过考完总是好事,之后还有另一个执照要考,不过那本教材似乎只有100多页,虽然据说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好像还更痛苦,但12月前考了就行,让我休息休息再说吧。之前准备考试的时候,虽然一直在偷懒,但总是心有不安,现在考完了,回家干别的更心安理得一点,所以就趁机小改一下主页,主要增强灵活性,可以每个帖子格式稍变一下啥的,算是早就早就计划做的东西,人生贵在折腾,工作和闲杂两手双列一起搞呗。

Of Montreal @ Terminal 5

// September 29th, 2010 // 13 Comments » // Life, Music & Show

Of Montreal @ Terminal 5
Of Montreal @ Terminal 5

一周半前的事了,一直都没贴。18号的时候跑去听了俺最爱的小乐队 Of Montreal 在纽约的演出,地点在 Terminal 5。原来以为是个类似酒吧的地方,没想到地方很大,基本就是个大迪厅。。。离开始还半个小时,舞台下就已经挤满人,跟着随便放的音乐乱 high。开场的 Janelle Monáe 果然是不错的,小姑娘很有性格也能镇的住场子,虽然好听的歌就那一两首吧,但就搞得气氛很热烈,我站在二楼都觉得好像很 high。在 Of Montreal 出场前我转战一楼,加入舞台下的人群中,混杂着些许大麻味道。之前在 Dartmouth 时看到过他们一场演出,所以我知道他们肯定是不缺花样儿的。果然,主唱 Kevin Barnes 一如既往的贱加小尴尬,各种乱七八糟的道具,让人真是听的看的很高兴啊。旁边有一位大哥,整场都很 high,先在我们前面乱晃遮挡视线,然后跑到我们后面解开衬衫和他女友一砣人热舞,并同时放声歌唱,让人惊讶的是他唱得居然还非常好。演唱会听的很开心,票价也才不到$30,看来这种表演是周末休闲的好去处啊。下面附一段手机拍的 Hydra Fancies 片段,Kevin 同学先骑大马,然后小尴尬的自己乱扭了一会儿,最后再挥挥翅膀 @_@。另外,现场可是要比录像里收到的声音吵闹的多的多了。

You need to install or upgrade Flash Player to view this content, install or upgrade by clicking here.

Cufflinks

// September 23rd, 2010 // 3 Comments » // Life, Randomness

Cufflinks

收到 cufflinks,算是我的第一对。当然我其实觉得 french cuff 的衬衣有些过度冠冕堂皇,但就还是有两件,这样比较低调的 cufflinks 正正好。中间的十字据说是珍珠珍珠贝母哪。

有压力,就话唠

// August 18th, 2010 // 11 Comments » // Life

耳机夹

上班两个月,今天算是第一次比较揪心的感到压力。其实也就是当亏不亏钱和你有了点干系的时候,当然我还是小打杂的,也不会砸到我头上,但就还是感到了切实的压力,不到如坐针毡但心里就很有点忐忑。而且小老板周五开始休一周假,我就要先坐他的位置单飞一下了,还是相当相当有点紧张的。按照小老板的说法,他很希望自己的子女不做金融这行,他觉得太虚,实在没干什么实事。我其实也这么觉得,当然我认为金融是有作用的,只不过未必值这么多钱。今晚和小老板以及他俩房客喝了个小酒,席间说起各自梦想,他说他想回南美的祖国去帮助上不起学的小孩子,因为他个人的经历让他觉得教育很重要,另两个人分别想救助没钱看病的人和帮助有成长疑惑的高中生,我嘛,就是以前说过的,想制作不深刻但轻松的节目娱乐大众,毕竟人生最重要的不就是乐呵一下,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深刻,也不需要去评判别人或者自己,能享受到快乐的时候何必一定要自我折磨?即便就只是看愚蠢的娱乐节目。各自说完和相互评论后,小老板总结道,似乎我们每个人看其他人的梦想都会觉得,其实并不是梦,绝对是可行的,可以去试一下,但对于自己的梦想就会先放在哪里,假装它遥不可及,当然个人的生活甘苦自知,重要的是不容易就放开一切去追逐所谓的梦想,何况一个终极的借口就是,追到了不喜欢怎么办?说起来,我真正意义上的梦想其实很简单,只是想能坦然的生活,坦然面对生活各种起伏,坦然面对自己。我其实还是个挺乐观的人,过往的生活我很少有遗憾,因为我总是能找到这一路上我的收获。当然我也需要承认,我偶尔也会感到极度的绝望和无助,感觉真的说不通也躲不过,也许再乐观的人生也需要一个痛苦作为平衡吧。最后,既然我是在语无伦次的话唠,那题头随机放张姐姐送的绕耳机绳的狗狗和掉到跑步机上磨烂的ipod的照片,也不需要啥特别理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