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Life

疼得睡不着

// April 16th, 2005 // 7 Comments » // Life

所谓的牙疼加重,我仔细感觉了是哪里疼,查了相关资料,发现其实是鼻窦炎,具体的说应该是急性上颌窦炎(Acute Maxillary Sinusitis)。国内网站症状不够具体,查了国外网站,发现基本完全吻合我的症状。直立的话疼痛会大大减轻,不能躺下,否则疼死。其实昨晚就知道了,但起码还能趁刚躺下那会儿睡着,今晚严重了不少,入睡失败。准备天亮给校医院电话,去开点药。

Give Chance A Chance

// April 14th, 2005 // No Comments » // Life


Life is random.
The 3rd appereance of the date.

作业作业。。。牙疼牙疼

// April 13th, 2005 // 4 Comments » // Life

作业真是比较麻烦。。。补记一下,前天晚上我们这届三个物理系的中国学生在我apartment聚餐,做了水煮牛肉什么的,很不错,然后当晚正好是Miss USA 2005的直播,顺便看了眼,漂亮的相当有限-_-,最后是Miss North Carolina赢了。还有就是,我的牙现在疼到要死。

A Birthday Party yesterday

// April 11th, 2005 // 5 Comments » // Life

昨晚给系里一个美国女孩开所谓“惊喜”生日party。我做了可乐鸡腿带过去,齐齐的摆在生菜叶子上,卖相还不错。到了那边发现基本是甜品大集合,什么brownie, lemon pie, cheese cake, banana cake, chocolate milk cookie,加上24个小蛋糕,都是自制的。开始我的鸡腿放在那里无人问津,我还想看来老美是口味不同啊,尴尬尴尬。后来因为屋里用蛋糕排过生日女孩的名字,把鸡腿拿出去给站在外面吃汉堡的家伙们吃,hoho,原来还是很受欢迎的。一个人还问我怎么做,这也是我当天在party上相当有限的对话之一-_-。尝着各种甜品,还有一些很好吃的其他东西,我基本都倚在某处静止,再次确认美国人的party真的是非常无聊。就是聊天,所以就得积累能在party上讲的故事。好容易几个人谈起电影,结果还是我没看但相当想看的Sin City,也插不上嘴:(。然后还惦记着第二天due还没写完的鬼作业,终于,一个男生(我觉得是我们系最最有趣的老美)在8:30左右说到了9点他要开电视看desperate housewives,哈。这个热门剧集我是一直没看,我都在看bachelor 3, next american top model 4这样的无聊realtiy show了。对reality show我最热心的就是前段时间的project runway了,期待一下第2季。说回party,到了快9点,他打开电视,还说不好意思ruin the party,哈,我是在想这明明就是rescue了我,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离开了。不过无聊归无聊,以后这些活动我还是会尽量参加的,毕竟需要适应。昨天我是唯一一个去了的中国学生。

然后就回来憋剩下的两道题。不是难,而是不知道point在哪里。后来基本时间都花在钻研matlab画最后一题的3D图,绝对是无用功,嘿,不过又会了一点matlab,不错。然后胡乱写了那到搞不清状况的题,已是4点了。。。。早晨9点,11点还上了两门课,还刚开完journal club,所以现在非常困。。。

这周很忙,一是周三前要批完的18份作业,那帮学生真是能写,10道题可以写超级厚一大本,头大,周四还要写好新作业的答案给老师。然后必须要花时间看quantum information的书,今天上午上课我基本上已经totally lost了。在周五前需要完成下周一due的两门作业共15题,可怕。不过whatever,都是为了要过一个愉快的春季周末^_^。这边的春天确实很好,天蓝蓝,风轻轻,走在路上自己都觉得自己随着环境变帅了,哈。

The Weakest Link

// April 8th, 2005 // 5 Comments » // Life

晚上去Grad Game Show Night溜达了一下,发现那里还真是有些冷清,基本上都是graduate student council的托儿。赶上最后两个游戏,被抽中上去参加The Weakest Link,大概就是几个人轮流回答问题,累积分数,每一轮时间到后投票选出the weakest link淘汰,然后继续,直到只胜两人决胜。那些鬼问题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比如问我某个家伙是在哪个TV Series里演某某,那个series听都没听过,看来几个月来对八卦电视频道的钻研还是不够-_-,另外那些什么总统,州,baseball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不过第一轮居然没把我淘汰,我一直坚持到第二轮!到第二轮我都不好意思了,完了我都投了自己一票。前三轮把三个非美国学生淘汰掉,第三个是在美国读了本科,但还是不行,那些问题显然基本只有美国人才有可能答上。不过起码还赢了件丑陋的t-shirt。

今天还做了件比较不象我风格的事情。下午看到international office的bulletin一个下周的event——”Taiwan Awareness Week”,一周的活动,是由Dartmouth Taiwanese Association(这个社团刚从和Chinese Culture Club的冲突中恢复,刚得到学校承认)赞助,看名字就知道那个week的主题是什么了。其实我对台湾问题不是那么在乎,一直觉得不存在什么客观理性的答案,不过是个立场问题,站在不同边自然会说不同的话。但是仍然觉得作为整个学校的international office在现在的情形下同意举办这么正式和盛大的活动,而且这个活动带有非常鲜明的立场,实在是欠考虑,这显然只会让学校两方的人更尴尬,关系更恶化。于是就随手写了邮件告诉他们俺的想法,告诉他们这样not appropriate。嘿嘿,很不象我的风格,whatever,谁让那时有那样的情绪表达自己的感受哪。^_^